岳西网
文苑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文苑 >> 正文

双城记:在北京工作的上海人

这应该是人生当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参与了“春运”,从自己工作的大城市返回家乡,不过可能与大多数的春运可能不同,我那另一头的目的地也是个大城市。

  去年第一次离开家,开始在北京的工作生活。对于从小在上海长大、念大学、参加工作的我来说,算是人生的一个新起点。但对于家里的父母长辈来说,更多的却是不理解。但这次春运回家,终于体会到了春节的别样意义。

  1

  无法体会“每逢佳节倍思亲”

  是春节里最大的失落

  曾经过春节在我们家似乎从未有过特殊的意义,无非是团圆饭、走亲戚、放鞭炮。更何况前几年市政府禁止在外环以内燃放烟花爆竹,不要说在弄堂里望着狭窄的天空看烟花下的东方明珠塔尖成了历史,如今就连拉着爸爸舅舅还有表妹下楼放个爆竹都成了奢望。

  一家人围坐在电视机面前聊天,这般景象似乎与每周末的聚餐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和我家都在一个小区,亲戚朋友也都在上海工作生活。反而平日里有趣的朋友们各自返了乡,马路上空荡荡的好不凄凉。空气里弥漫的气氛,全是因为怕在过年期间买不到菜,才去超市购买大量年货的疲惫,以及订不到明年餐厅年夜饭座位的无奈。

  没有乡下过年那些依照年俗的乐趣,下班回家就过春节,让人也没有“倍思亲”的动力。去年自己因为厌烦留沪过春节,大年初一就独自一人踏上了港澳的旅程。而不只是我,有几年外公都带着外婆两人跑去了绍兴远方亲戚的乡下过个生动年。结果大年三十团圆饭还没了主角,在上海这春节过得真是哭笑不得。

  其实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这个年的地点不对,也没有任何的“好聚好散”。平日里常常见面,反而弄得过年各奔东西,实在有些讽刺。如果不是因为总喜欢春节前在窗门上贴福字、春联,对面那从没碰见过的邻居还以为这房间住了一家外国人。

  2

  生活在别处,吾乡在北平

  追寻自己理想中的工作才到了北平,本以为总有些许不适应——就如家人们对北京的各种印象:食物不好吃,空气太干燥,从城头土到城尾——但结果都出了我自己的意料。说一点你就可以明白,一乘上返沪的飞机我就开始想北平。

  说服家人我要去北京工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拿自己曾先后几次去北京短途旅行的经历说事,更是毫无用处。还好千年历史的北京是文化之都,从事出版行业而离乡前往应是无可厚非了。但北平的好真不止于此,短短两个多月在那儿工作的时间好像做梦一样,当然我希望这个梦永远不要醒。

  老舍写过“好学的、爱古物的,人们自然喜欢北平,因为这里书多古物多。”的确,周末白天的大部分时间,我几乎只在东四西四、崇文宣武画成的正方里穿梭。北京城不需要展出历史,因为他本身就是历史。一次夕阳西下的时候,从月坛公园打车去沙滩北街,北海的水波光粼粼在先,又见故宫两座角楼霞光万道在后,我扒在车窗上久久不敢转身,怕莫名感动流下的泪水,吓着了对这里习以为常的司机师傅。

  平日里午休最适合不过踱步去地坛公园。回忆小时候在淮海路的高中里,第一次读到课本上《我与地坛》一文,自己那种事不关己毫无感触的表情,如今似乎更能理解史铁生的感情了。冬日北京的寒风确实很轻易就能把我这个南方的人儿吹傻,但我还是愿意赶在西四正阳书局关门前几个小时到那里,再多读读那些北京的历史文献。寺院里一群圆圆的野猫,双层巴士前排开阔视野里碧蓝的天空,戌时站在天桥上抬头就能看见一整片星空,北平的好道也道不完……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双城记,北京,工作,上海人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