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文苑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文苑 >> 正文

长江夜凉

长江夜凉

七月如火。

航行在平展展的长江上,日头毒辣辣地照射,甲板烫得要烧起来,船队恰如一漂浮的蒸笼,我们则是里面闷得不安分的馒头。

七月的长江,唯有夜才是凉爽的。

终于日落西山,船员们纷纷拥出舱室。从江里打来凉水冲洗甲板、台阁,消退暑气。

“乘凉啦——”此时,这漂浮的土地,是男子汉的绝对自由王国,不必有什么顾忌,脱了个精光赤条,就在船梢唏哩哗啦洗澡,将整桶整桶凉水从头顶直往下浇,舒服得龇牙咧嘴。

简陋、狭小而闷热的船舱不好容身,一张苇席一方凉枕择地一铺便是盛夏纳凉的好地方,或卧或坐无不惬意。船员们有的爬上驳船宿舍顶棚,甚至爬上拖轮桅杆平台。

江风从前面吹来,先是粗粗的热热的,慢慢地变成细细的凉凉的,一如温柔沁凉的手轻抚着肌肤。冲洗过的甲板也有凉意升起。长江上清凉渐渐如波如潮荡漾开来。回想白天的燥热,这时的凉爽是何等舒畅和惬意。

江水平静而急速的流淌,江滨的芦苇油葱茁壮,如城墙,黑压压一片。风吹来,芦苇沙沙地响。偶尔有鸟叫声,有蚊虫飞过来,叮在大腿上,接着便有“啪啪”的拍打声。

中驳是乘凉的最好去处,人集中,一边乘凉,一边可以海侃神聊,促膝谈心,大约可跟街头的茶座、舞会、卡拉OK相媲美。古今中外,海阔天空,船员们的话就如江南六月的梅雨纷纷扬扬漫无边际。长江晚风习习,航标闪闪,别有一番情致。

“眼下运输市场看好,还能搞几个钱呢!”

“是的,改革改活了,妈的,恨不得一个月跑他五六个航次!”

老水手抚着下巴短须神态怡然自得,他乡下的楼房也正一块砖一片瓦地看长。

有人赞同有人牢骚,有人骂科室里那个女人媚得象妖精;有人笑说从前经大运河跑上海,一人黑就听见两岸人家哗啦啦洗澡声,一伸头能看见女人白晃晃的身影影。

“喂,大老李,想家了吧,老婆在家有外遇了!”

“她敢!你那位如花似玉,也许此时正在舞厅里踏上了另一只船!”

于是一阵轰笑。值班水手探头来听,被嬉笑的人群推开了。“去,了望去!”

首驳是清净的,我和帆铺开卧具躺下来。月亮上来了,淡淡的,许多星星眨着眼睛。江风徐来,波光在水面跳动。下面船体与水拍击,有节奏有韵律地响着。四面一片水域,天地高远,一时只觉得自己是那么渺小,仿佛平静大海上浮舟一叶,沧海一粟。

我们探讨着驾船的乐趣,思念和烦恼随着丝丝缕缕的夜风飘散。我又仿佛置身于儿时的摇篮里,长江如母亲般轻吟着歌谣,伴我入眠。

“长江多神气呵。”帆赞叹道。

帆是一位能干的大副,举止潇洒,下得一手漂亮象棋。妻骂他“破搞船的”,他总是淡然一笑。他说驾船多好,艰险壮丽而浪漫,就说此时吧,枕着大江入眠,不正是生命的一种享受吗!

是啊,以大江为床,以星空做被,天然的风扇,哪里有这样的好风景?

四面静悄悄的,纳凉的人们悄然入睡。值班人员静静工作着,船队稳稳上驶,一切都融入长江之夜清凉的世界。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岳西龙门    责任编辑: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长江,夜凉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新闻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新闻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