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文苑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文苑 >> 正文

一个风雪的早晨

河西走廊的中部,有一座小城。小年的前一天,也就是腊月二十二。

  傍晚,阴沉沉的天飘起了雪花,一片一片的雪花,飘落在马路上、飘落在屋顶上、飘落在树枝上、飘落在下了班急匆匆回家的人们肩上、头上、融化了的雪水,挂在了人们的脸上。

  在小城西关的一家面馆里,十几张饭桌大部分是空的,没几个客人。柜台后面,一男一女的两只胳膊交叉着,搭在一米多高的柜台上,托着下巴,眼睛注视着门口,说着话。男的说,这天真冷,外面的雪下的真大。说话的男人,头发有点白了,脸上布满刀刻似的皱纹,看上去有五十来岁,身上系着油腻几乎看不见白色的围裙。女的说,是呀!看来这雪还得下一阵子,一冬天都没有下雪了。明天早晨估计不会有什么人来,我们晚点开门吧。女的有四十多岁,短发,眼睛不大,两边的脸蛋,泛着一圈红晕(也是西北人所说的红二团),穿着一件有几块补丁的灰色上衣。男的说,那一群小孩,每年这个时候,门一开,进来的第一拨客人,就是他们。三、四年了,我都认识他们了。一群头发黑黑的,可爱的孩子们!女的说,下这么大雪,他们不会来了吧?男的没有吭声。

  面馆里的最后几位客人走了。他们打了烊,关了门。外面的雪越下越大。

  面馆门前,有一条通往新疆的公路。也叫兰新公路。顺着这条路,往西走上四五公里,有一个农场家属大院。大院里住着几百户人家。

  午夜过后的两点多钟,从大院里走出五六个孩子。他们拎着空水桶,拉着爬犁、扛着扁担,顺着公路,趁着夜色,顾不上打雪仗,顾不上堆积雪人玩,急速的踏着路上的雪,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朝着城里的方向走去。他们的年龄大约有十三、四岁,脖子上都系着红领巾。

  一夜过去,空中的雪花依然飘着。整个小城处在朦胧之中。地上的积雪有一尺多厚了。天边刚刚泛白,这群孩子挑着装满猪血的水桶、拉着爬犁,走到面馆门前停住了,放下了水桶,扁担靠在墙上,几个水桶口都被一块快旧白布盖住,用绳子扎紧了,被溢出的猪血染成一片一片红色。他们跺着脚,嘴里冒着哈气,稚嫩的小脸,被冻的红扑扑的。

  胖男孩跺着脚,问,较瘦的女孩,你几点起来的?瘦女孩哈着气,跺着脚,说,我不到一点就起来了。我妈一看雪大,不想让我去了。瘦男孩说,我一夜都没睡好,怕睡过劲,老看表。高个子男孩说,我差一点来不了,我妈说下这么大雪。我跟我我妈说,跟同学约好的,不去不行。皮肤较白的女孩说,我也差一点来不了,我妈要让我弟弟来。高个子男孩又说,幸亏今天我们来的早,不然就白跑了,听说,还有上半夜就来排队的。

  这群孩子是农场职工子弟学校的学生。在春节来临之前,母亲们都在家里忙着洗被子、打扫卫生、准备年货。他们放了寒假,约好了一起去屠宰场接猪血。猪血也是一道过年吃的佳肴。往常,每次接完猪血,他们都会来到这家面馆,花上两毛钱,吃上一碗香喷喷、热气腾腾的肉丝面,别提有多舒服了。

  天渐渐的大亮了起来。雪花依然飘着,面馆的门,依然紧紧关着。孩子们依然在门口跺着脚,嘴里吐着热气。

  胖男孩说,每年这时候我们来,门早开了!皮肤较白的女孩,说,下这么大的雪,能开门吗?较瘦的男孩说,再等等!对他们来讲,吃了一年的玉米发糕、青菜、咸菜,能吃上一碗肉丝面,也算是奢侈了一会,也等于提前品尝年味了。

  小城的街上没有几个行人。面馆前的公路上,偶尔驶过一辆卷起雪花、冒着黑烟墨绿色的解放牌大卡车。

  落下的雪花浸湿了他们发旧的棉衣。矮个子男孩脸色有点发紫,上牙打着下牙,哆嗦的说,我冻的不行了,咱们别再等啦!我觉得不会开门了。咱们走吧!黑瘦的女孩使劲跺着脚,也说,我看不会来了,咱们别在这死等了!别为了吃碗面,把我们冻坏了!高个子男孩说,不能再等了,时间长了,大人该着急了。他们这才挑起猪血桶,拉着爬犁,冒着大雪一步一步的朝农场走去。

  孩子们没走多久,面馆的那个老头,喘着粗气跑来了,看着雪地上凌乱的脚印,自言自语的说,我来晚了。他马上打开门,进了面馆。这时,那个女的也来了。男人对女人说,孩子们来了。接着又说,我去追孩子们,也许还能追上。女的忙拦住,说,别追了,下这么大雪,你走了,面馆还怎么开呀!男人懊悔的进了厨房。

  漫天的飞雪扑打在孩子们的脸上、身上。雪越下越大,路上的积雪越来越厚,他们一个跟着一个,领头的是高个子男孩,他肩上套着攀绳,使劲拉着沉重的爬犁,在白色的世界里,忍受着饥饿,忍受着寒冷,艰难的一步一步走着。

  突然,瘦男孩停了下来,说,腿疼。说完,放下了猪血桶,蹲了下来,脸色变白。其他几个孩子都围了过来。他紧闭着发紫的小嘴。孩子们站在跟前,束手无策,不知怎么办好!瘦男孩忍着疼痛,说,你们先走吧,不要管我,我歇一会就好了。高个子男孩从爬犁上把水桶搬了下来,说,你坐爬犁上。瘦男孩说,猪血咋办?你们走吧!高个子男孩,说,我们不能走,走了,你会冻死的。瘦男孩说,没事!你们走吧!皮肤较白的女孩说,去拦车吧?高个子男孩点点头。两个孩子跑到公路中间拦车。

  公路上能见度非常低,白茫茫一片。两个人分开,一人占一头,两个方向驶过来的车,都可以拦住。

  瘦男孩疼的坐在公路边的雪地上,慢慢的闭上眼睛。黑瘦的女孩叫道,你不能睡,你不能睡!瘦男孩微微的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说,我眯一会!围着他的三个孩子,使劲叫他,推他!他还是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他微张着小嘴说,真香呀!真香呀!胖男孩说,他一定梦到肉丝面了。

  公路两旁的一排排整齐的白杨树,挺直的站在孩子们身旁,光秃秃的树枝指向天空,像似守护着孩子们。远处的太阳苍白无力的光,照在他们身上。时间一分一秒走着。他们渐渐的变成了雪人,觉得快冻僵了,快坚持不住了。他们互相依偎着,互相用身体取着暖。

  雪渐渐变小了,苍白的太阳也渐渐变的有点红色了。一辆卡车停在他们跟前,拦车的两个孩子从车厢上跳了下来,叫醒了瘦男孩,扶着他上车。在车上,孩子们坐着车板上,紧紧抱着猪血桶。

  车到了农场大门。孩子们看见,来寻找他们的几个母亲,从大门口出来。他们在车上喊着母亲,挥着手叫着,我们回来了。我们回来啦!

  三十晚上,农场的家家户户,都围坐在桌前吃着年夜饭。孩子们吃上了母亲做的猪血炖豆腐、猪血炖白菜,脸上露出了笑容。屋外响起了爆竹声。

  一年后的腊月二十三,面馆的男人早早的来了,开了门,打扫卫生。天刚刚亮,进来了几个孩子。他们拎着猪血桶,拉着爬犁,脖子上也系着红领巾,用稚嫩的声音朝他喊了一声,来六碗肉丝面。随后,围坐在桌子旁。男人看了一眼,一个都不认识。其中一个瘦男孩说,我哥临走时告诉我,这家的肉丝面非常好吃。一个漂亮女孩说,我姐也说这家面馆的肉丝面好吃,特别的香。男人听着孩子们说话,知道了,这些孩子是那几个孩子的弟弟妹妹。他惦记的那几个孩子,离开了农场、下乡了,然后又到全国各地工作了。

  他格外的热情,多给孩子们加了些面条。他知道,这几个孩子们的哥哥姐姐吃面条,先是一碗一碗的喝汤,然后才慢慢的一口一口的吃面条。

  几十年过去了,那几个小孩的头发都变白了,脸上的皱纹很深了。他们从全国各地回来,聚在一起,想起了那个风雪交加的早晨,来到了小城西关的面馆。

  然而,面馆已被大型的商场所替代了。他们站成了一排,找了一个过路人,给他们在华丽的商场门口拍照了一张合影。然后,他们互相搀扶着顺着面馆前的公路朝西,向着曾经住过的农场走去。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一个,风雪,早晨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新闻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新闻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