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文苑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文苑 >> 正文

赵炳鑫:静好如诗雪作伴

在城里住得久了,雪的乐趣已荡然无存。

母亲在电话里说,老家天天在下雪,积雪盈门,串门走亲戚的路都封了。

下雪了,总会勾起我对雪满山野那种情景的回忆。它如图画里的留白,又如清夜里的皓月,简洁、晓畅、空灵。全然是水墨里的绝世丹青,又是人世间的稀有珍品。当然,这样的纯粹的韵律天成,城里人是无福消受的。

年节刚过的乡村,有大雪的造访,应该说是吉祥的兆头。我那十年久旱的故乡,最缺的就是雨水,而雪的到来,改善土壤的墒情自是正当。瑞雪兆丰年,这是乡党们最现实的希望。



多年的出走和游历,故乡山野的大雪早已留在了岁月深处,而我,在寻梦的路上还在疲于奔命。

记得二十多年前,那时,我还在故乡的一个小镇当畜牧专干,那个小镇留下我最美好记忆的,除了青春、爱情,最难忘的就是雪满山野的美景。

《四时幽赏录》是清人专门摹写四时美景的一本美文集子,在写到冬雪之景时,有“山窗听雪敲竹”的盛景:“飞雪有声,惟在竹间最雅。山窗寒夜,时听雪洒竹林,淅沥萧萧,联翩瑟瑟,声韵悠然,逸我清听。忽而回风交急,折竹一声,使我寒毡增冷。”“听雪敲竹”,是何等的雅致唯美。试想在一个风冷月静的冬夜,只有飞雪落地,敲打竹林的声音,在那雪落山野的空寂里,有一间亮着烛灯的茅草小屋,小屋的四周是一片竹林。屋里的主人是一位隐居山林的高人。就在那样的夜里,静静地聆听着雪落竹林的天籁之音,他会被这样幽静的意境陶醉呀。

然而,我要说的是,这茅草小屋的主人却是一位寒士,抑或落拓的文人。再完美的意境,怎抵得了这回风交急的折竹声徒增的寒冷!因此,属于精神活动的审美享受,毕竟要在衣食无虞、饱暖无忧之后。

我独爱那雪落无声的意境,在我那西海固如涛的大山里,下雪天成就的是银洁空濛。登高望远,一片苍茫,一派山舞银蛇的壮观景象。此时此刻,万乃俱寂,天地浑然一体,万物遁形,人迹无觅。置身于这样的混沌世界,给你最震撼的感受,便是自然的神奇,时空的无涯,生命的渺如尘埃。这时候,任你的思绪游及八荒,漫逸天涯,穿越时空的阻隔,怆然滑向岁月深处,去领略世界的丰富与多姿;任思想的触须,超越有限的生命,直达恒久的哲学主题——我从哪里来?我向何处去?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静好,如诗,雪作伴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新闻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新闻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