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文学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新书 >> 文学 >> 正文

重新生活

天地之间,自然有时。

当武祥收回巴掌时,第一个感觉就是下手重了。

老实说,绵绵长这么大,他还真没这么打过她。

确实下手重了。这么长时间了,他的手心一直还在发烫发麻。整个胳膊转不过筋来,甚至半个身子都在发僵、发颤。

武祥有些晕眩地坐在那里,感觉眼前像罩着一团灰雾,身边全是不羁的浮尘,什么也难看透,周遭都是缚不住的混沌。今天是怎么了,干吗要打她!而且是那么重的一巴掌,劈头盖脸地就甩了过去。

他觉得自己就像疯了一样,可当时根本就没办法控制自己。

绵绵木然地坐在那里,没看他,没哭,没哼一声,她无漪的情绪似乎正让她进入玄想,她甚至连动也没动,就那么不出声地坐在那里。

大冷的天,皮肤尤为敏感,绵绵脸上的手指印,起棱、凸条,他看得清清楚楚。绵绵的肤色娇嫩,那些血青色的指印刺眼,鲜亮。

武祥一时哑然失语,喉头发憋,觉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没想到会这样。如果她哭起来,嚷起来,或者大喊大闹,那他还可以继续扮演暴跳如雷,愤懑地骂上几句,也能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但绵绵什么也没说,什么表示也没有,就那么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确实没想到会是这样。

绵绵一副消散磨尽的疲态。

他竭力掩盖着自己的失态,拼命地让自己显出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你倒还能睡!你倒还能睡得着……”

 

绵绵是武祥的女儿,今年十七岁。

武祥今年五十岁,就绵绵这么一个女儿。

绵绵长这么大,别说挨打了,就是一个指头他也没碰过。

十七年了,今天是第一次。

离高考没剩几个月了,星期天好不容易请来家教姜老师。姜老师有一搭没一搭地布置完作业,就说家人忘带钥匙,进不了门,要回去送钥匙。武祥记得之前姜老师说他家换了美国ONITY的电子门锁,劝他们家也换上。武祥一笑,做出请便的手势。再等武祥送走姜老师到小区门口,返回,没想到绵绵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当时,他觉得绵绵的屋子里很静,想想孩子也够辛苦的,寒假期间也没有一刻休息时间。正值高三,寒假时间很短,总共也就半个月左右,过了年初三就返校集中复习了。但即使时间很短,家里还是请了家教,不付出,哪儿来的收获,想考一个好点儿的大学,不下功夫行吗。看看周围的那些孩子,哪个不是这样。辛苦就辛苦点儿吧。于是就端了一杯柚子水送去,没想到绵绵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绵绵睡得很香很沉,甚至还在微微打鼾。

绵绵竟然睡着了!竟然能睡得着!

给绵绵请的这个家教姜老师是位有名的数学押题高手,此前,他是绵绵所在重点班的班主任吴秀清万里挑一亲自选中的,还是托校领导的关系特别请来的。这个家教确实有水平,来了不到四个月,眼见着绵绵的数学水平在提升,每次测验分数都在明显提高。班主任吴老师说了,只要下点辛苦,把每天布置的这些题都能演算了,如果还能融会贯通,把这类题的做法解法都牢牢记住了,高考提高个三五十分的,应该不成问题。如果再用功点儿勤奋点儿努力点儿,将来的分数就是再高点儿也不是没有可能。

绵绵的成绩中等偏下,弱的就是数学。其实语文也并不怎么样。只是临阵磨枪,补语文外语政治没什么用,只能补数理化。

老实说,虽然绵绵上了高中,但武祥从未考虑过女儿的学习,更没把绵绵的成绩当回事。也就时至今日,绵绵的学习成绩才突然成为家里的头等大事。绵绵妈妈在孩子的学习上帮不上任何忙,武祥虽然对高中课程并不陌生,但是要马上上手给孩子做辅导教师,可绝对是两码事。以他的数学水平,不是有些差,而是差得太远太远。现在的一些题,其难度深度看都看不懂,更甭说去辅导了。何况现在高三有好多科目,本来都是大学范围的学科,鬼晓得怎么就都下放到中学了。武祥闻所未闻,他们那时候压根儿就没学过。

孩子的成绩一直就这样,虽然很用功,状态进入到了焚膏继晷阶段,可问题是在一所重点学校的重点班里,水涨船高,想让孩子的成绩短时间内赶到前面去,可能性为零。

这个现实,武祥清楚。

既然清楚,干吗还要打她,干吗要打她!

他真的鬼附体了,不知为什么自己一下子就完全失控了。

武祥对自己刚才的举止悔恨不已。在孩子身上出气算什么本事,又能顶个蛋用!瞅瞅你自己的样子,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整个一个浑蛋,一个孱头,一个没用的窝囊废。

武祥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出来不是,不出来也不是。他浑身无力、口干舌燥,直觉得心虚身沉、耳热脸烧。他清楚地知道,从今往后一个人坐在屋子里生闷气的日子绵长无尽,他对“坐立不安”这个词有了深刻的体会。

家不大,他不想再看到绵绵挨打后的模样。

想到大街上走走,想想还是不出去好。他害怕街上那些眼神,对那些眼神不敢也不想正视。眼下家里的情况,出去了比在家里更难受。武祥真切地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睥睨的目光。

他想缓和眼前这种气氛,可目前还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看看时间,为时尚早,要等到妻子回来至少还得一两个小时。一旦妻子回来了,知道了绵绵挨打的事,说不定家里的气氛会更糟糕。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转过身去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然后又把身子转回来,任凭铃声一遍一遍地在这沉寂的屋子里顽强地空响。

苍狗白云变幻中。

烦人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本来不是问题的问题,现在全都成了大问题,甚至全都成了绕不过去的大问题。以前条条都是铺满鲜花的阳关大道,现在眨眼间全都变成了无法逾越的汪洋大海、崇山峻岭。全家人好像从云端突然栽进了无底的深渊,处处都是比刀还要锋利的坎。

一如飞来横祸,巨石一般砸在了全家人头上。

就在两个月前,延门市的市委书记魏宏刚突然被宣布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审查。

这件事对武祥一家的影响实在太大了,特别是对绵绵来说,几乎是致命的。

因为这个被宣布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审查的市委书记魏宏刚,不是别人,正是妻子的弟弟、绵绵的亲舅舅。

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全家人与此等横祸正面遭遇,真正是度日如年地把这两个月一天一天熬过去了,可时至今日,仍然没有任何有关魏宏刚的消息。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重新|生活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新闻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新闻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