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文学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新书 >> 文学 >> 正文

听你的


 

【书 摘】

 我承认自己不是个好男人,事业和你无法两全,失去了你,所谓的事业,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广告片摄影师罢了。三十多岁,还爱海贼王,穿帽衫,不爱洗脸,我自觉没长大,所以一直没做好结婚的准备,这怪我,浪费了你的青春。大学我们念陶艺专业,每天都在拉坯子里度过,不承想在单调的生活里也偷得半点爱意,《人鬼情未了》里后背贴前胸,手心触手背的情节是银幕定格的美好,实际情况是我们吵闹着,破坏彼此的作业。最后的一次玩笑里,我们把对方定型的坯子烧了出来,我的不可描述形状在中途崩了,只做出你的杯子,杯壁上留着你的手印,我送给你那天,就跟你表白了。
  毕业后的生活从乌托邦落了地,我做摄影,你在会展公司做策划,两人挤在上海的狭小出租屋里,共同度过好几个三餐四季。你是个非常称职的文艺青年,豆瓣清单里是那些晦涩的小众电影,美食地图永远标注着色调清冷的咖啡店,衣服只注重面料,各式各样的帽子堆满了大半个衣柜,你拒外人于千里,私下只给我看真实面。你发明了一套只属于我们的恋人语言,类似于吃到好吃的会说"呀比呀西",撒娇会说"嬉皮啾"(尽管每次都不一样),你会根据我的习惯给我起很多外号,我爱吃蒜,你就叫我蒜蒜;头发自来卷,叫我卷毛;不洗脸,叫我脏三儿。倒是我,除了更加亲昵的称呼,只叫你十二,你总腻在我怀里问为什么,我以"秘密"敷衍而过,然后就迎来你十万伏特的恋人絮语。想到这里,我觉得初始设定的我们还是很相似的,看似两个文艺工作者,实则是有点神经质的蠢蛋。
  同居生活的第二年,我们的小打小闹频率渐次增多,被生活支离破碎的细节啃得满身伤。你说你爱酒店白色的床品,我就给你换了一样的四件套,结果我忽略了被子的尺寸,双人床的被褥套不进去,你抱着手臂坐在床上,用"你怎么永远让人不省心"给我的心意做了完美的了结。可能我真的以为自己是要做海贼王的男人吧,除了拍片,几乎都宅在家里,没什么朋友,不肯成熟。你早起睁眼时我在睡,下班蓬头垢面地回家,我却用一整桌的外 卖残余迎接你,我知道对不住你,不想解释,这是我的问题。
  在"我爱你"都没说过几次的恋爱里,"分手"却总被提上日程,我们因为"看电影该不该玩手机"而互提分手的当晚,末了大笑着看对方一眼,就决定拼凑卡里的钱,去你心心念念的日本。我们忘记了前一晚的争吵,在东京塔下亲吻,在歌舞伎町对 面的娃娃机店里,用一千日元扫荡了六个巨型娃娃,在JR安静 的车厢里戴一对耳机听歌,怕自己说话声大,就用手机备忘录聊天,跟小时候上课传纸条一样,你盯着对面烫着一头卷发的男生 写道,你的偶像;我回,有人模仿我的卷。然后抱着对方的手臂憋笑。那时我们应该还是有信念感的吧,认为彼此各退一步,就能让理智占据上风,反复提醒自己,是真的在意眼前这个人,而不是时间拉锯下的不甘心。
  我们斥巨资住进京都的虹夕诺雅,离开时坐在岚山的渡船上,管家穿着标准的日式和服在码头不停朝我们挥手。你伸出头,朝对面喊"撒由那拉"。直到我们彻底转过山边,见不到对岸,你眼角噙着泪,说也要做这样得体又热爱工作的女人。
  结果回来就半个月,你因为不想看新任领导的脸色辞了职,我靠客户给单子,多数时间赋闲在家,仗着有你照顾,更加放肆,识我们,但唯独今天没跟我们打招呼。你坐在我对面,连名带姓叫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差不多可以结束了。曾经想把全世 界给你,又害怕世界不够大,现在我明白了,是我的自卑配不上你的自由。只怪我还是当初那个人,忽略了时间步履不停,你却已经长成了更好的大人。
  告诉你那个秘密吧,我叫你十二,是因为"恋人"有十二画,"朋友"十二画,"爱人"十二画,"家人"十二画,所以"十二"代表全部,只是没想到我一直差一笔坚定,又多了一笔刁难。或许一个人挺好的,两人份的孤单更让人难堪,就像歌词里唱的,"我们都没错 ,只是不适合"。你知道吗 ," 撒由那拉 " 原来是永别的意思,说再见不如忘掉能再见。愿你岁岁平安,哪怕生生不见。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听,你的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新闻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新闻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