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书摘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书摘 >> 正文

张大小姐

    ——本文摘自洪晃《张大小姐》(浙江文艺出版社2018年10月出版)

张大小姐从酩酊大醉中慢慢苏醒过来。她躺在床上,眼睛都没睁开,光靠嗅觉就知道她现在的物质环境已经远离了她那“起码四星级”的底线。她的第一感觉很准,此时自己应该置身于一个建筑简陋的地方招待所,这些地方的通病是下水做不好,总有一股阴沟味道。这是张大小姐苏醒后的第一个反应。

“唉。就这么一个拐弯的管道,能有多贵啊。就是不用。”

张大小姐闭着眼睛琢磨,她对建筑很了解,装修她的别墅时,包工头偷工减料,也在手盆和马桶下面安装了不拐弯的管道,被张大小姐发现,及时纠正了。能够把国外一丝不苟的工作精神和无微不至的工作态度带回中国来,这是张大小姐非常骄傲的一件事情。她对她的雇员、包工头、餐厅服务生说的口头禅是:“这要是在美国……”至今,还没有人还嘴,告诉她她在中国。大家都是转身以后嘀咕道:“瞧你那德行。”

尽管是在一个简陋的招待所,张大小姐浑身却有一种放松的舒服,很异常。她知道只要一睁眼,现实就会夺走她的舒适感。至于她怎么会一丝不挂地躺在这个招待所的床上,她还记不太清楚。这也是她不想睁眼的理由之一,她明确地感到有一只手扣在她的右乳房上,抓得不紧不松,她的乳头正好在两个手指中间,让她既感到一种松弛,同时又有点兴奋。如果张大小姐闭着眼睛就知道这手是谁的,她也许就再睡一会儿了。

但是她浑身的理智告诉她,她沦落了。她居然能光着身子在一破招待所,旁边还有一人,这人肯定是男的……想到这里,她强迫自己睁开眼睛,略微抬起头来。看见旁边酣睡着一个裸体男人。男人趴着,后脑勺对着她,留着一个很军人化的平头。男人很年轻,浑身明显的肌肉让张大小姐感到兴奋和害羞,特别是那个很翘、很有型的屁股。

张大小姐不想吵醒身边的肌肉男,因为她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她记得和他做爱,是她很主动地去扯人家的衣服,她记得用牙把他白衬衫上的扣子咬掉,这个男人怒了,把她摁在床上,这正是她想要的,她希望这个男人在气愤中,非常粗暴地把她干了。她已经受够了她那大款老公的温柔,一句英文不会,做爱的时候还总是要问:“达令(darling,亲爱的),这样好吗?”有一次,张大小姐发现他在做爱的时候偷偷看电脑屏幕上的股市。

毫无力量的爱已经不能给她带来满足。当时,她当然也是撒了点小酒疯,开始乱亲这个男人的胸,还咬了他。最后,张大小姐终于得逞了,这次是她和姜平分手以后干得最爽的一次。

姜平,天哪。至少十五年了,张大小姐没有说过这个名字。谁想到,姜平会最终把她带到这个破招待所跟这么一个肌肉男孩疯狂做爱。

不过也只有姜平可以把她逼到这种地步。尽管他已经死了。

张大小姐的记忆开始回来了,破招待所的现实也非常清晰地展现在她的眼前:

她的香奈儿套装被扔在潮乎乎的水泥地上,高跟鞋也红底朝上了,还有她为了给姜平验尸特意穿的黑色意大利蕾丝配套文胸和内裤也扔在地上。

“我和第一个情人的最后一面。”早上穿衣服的时候她是这么想的。当然,每当她回忆起当初她和姜平的事情,她都有点情不自禁地性骚动。那个年代,张大小姐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

张大小姐决定在不惊动身边这个男人的情况下偷偷溜走,她真的不需要跟他交换名片了。慢慢地,她把扣在乳房上的手抬起来,放在床上。她的本能让她注意到这只手的每个手指甲缝里都有细细的一条黑线。她蹑手蹑脚地从床上起来,匆忙地穿上衣服,抱上她的电脑包,轻轻地出门。关门前,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还在睡觉的男孩——她的肌肉男情人,他在轻轻地打呼噜。张大小姐没再想什么,转身跑下楼。

当她看见自己的奔驰和无比忠诚的司机就在楼下候着时,她松了口气,拉开车门:“李师傅,我们回去吧。”

李师傅听见车门“砰”的一声关上,就开始上路了。车开起来,张大小姐立刻从自己大号的路易威登包里拿出化妆包,先是把已经卸了的眼线收拾干净,之后又扑了一层粉,最后拿出口红,香奈儿35号。补了妆,张大小姐觉得找回自己了。她顺了一下裙子:“该死,我忘了内裤了。”可这时候,奔驰已经从官厅水库招待所开出去二十分钟了。

张大小姐决定放弃内裤以后,找到一个舒服的坐姿,开始回顾这一周以来的奇怪经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张大小姐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新闻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新闻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