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书摘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书摘 >> 正文

不惧山穷水尽,自有美景良辰


《良陈美锦》,沉香灰烬 著,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8年3月版

……

时值隆冬,才下过一场大雪。

锦朝坐在临窗大炕上,透过窗棂,神情木然地看着院内的青石小径,小径两侧的梅树恣意伸展枝丫,红透满园。远处的青砖碧瓦皆落了白雪,阳光照在雪地上,湿冷的气息穿进屋子里,十分冷清。

锦朝身上的衣裳还是前些年的旧样式,许是洗的次数多了,就连上面绣的海棠花都褪色不少。她将头倚在窗边,橘色的太阳光洒在她的脸颊上,仿佛带了一层淡淡光晕,只是她两颊消瘦,眼窝也有些下陷,明显精神不济。

当年适安顾家的嫡女,容色名动适安。只是如今重病缠身,年岁渐长,再加上长期抑郁不欢,已经看不到昔日风采了。

拾叶端着盆热水走进来,看到锦朝一直看着窗外。她走过去屈了一下身,低声道:“夫人可别累着了,您身体弱,得好好养着。奴婢替您关了这窗户吧?”

“夫人?”拾叶见她没有出声,又迟疑着问了一句,也抬头看向窗外。

窗外是一株蜡梅,叶子落了,淡青泛黄的骨朵缀满了枝头,开得还不多。更远一些就是柳树,榕树。才下过雪,什么看上去都是白的,总归没什么好看,三夫人却看得这么认真。

锦朝失望地看着窗户以外,春天还没有来,恐怕她是等不到了。

拾叶心中有所感,那株蜡梅树是多年前七少爷亲手所植。

她鼻头一酸:“夫人可是在盼望七少爷?千万莫想了,七少爷他陪着十三少爷在前厅待客呢。”

锦朝垂下眼帘,轻声说:“我名义上是他的母亲,这话休得再提,而且,我也没有等他。”

拾叶说话向来不知轻重,不如宛素细致。但是待她却很忠心,不然在她刚刚被夺了权的时候就可以离开了。

拾叶低下头,有些哽咽:“是,夫人。”她帮锦朝擦完了身,端着铜盆出去了。

门帘放下来,屋里檀香深重。

锦朝原来最喜欢香了。当然不是礼佛的檀香,而是各种花露香味。少女明媚,暗香袭人,她自然觉得那人会喜欢她。痴想了这么多年,郁郁不得终,如今又是重病缠身。

原来这么多年她都没忘过。

锦朝几不可闻地轻叹一口气,抬头望着阳光,突然想起多年前,她第一次看见陈玄青的情景。

那还是在她大舅的书房中,突然遇到在大舅书房里看书的他,她还以为是登徒子,当时又羞又恼,咬了他的手跑了。

她当时咬得很用力,陈玄青的左手上自此留下了一道浅疤。他怕旁的人听到声音会过来看,连疼都没敢喊一声。顾锦朝只记住他微皱的眉头,还有温热有力的手。

那时她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因为此次初遇而对他动心。他却对她厌烦不已,根本不理会她。

她拖到十七还未嫁,他却娶了自己早定好亲的良家女子。

事已至此,锦朝本该幡然悔悟,奈何造化弄人,她始终难以忘记他手上的那道疤。

后来陈玄青的父亲死了原配,她违背祖母意愿,成了他父亲的续弦,只为了每天都能见到他而已。

忆起当初那个嚣张跋扈、却又愚蠢不堪的顾家嫡女,她就觉得想笑。

她嫁过来后,每次见到陈玄青与俞晚雪亲密恩爱的样子,心中就如噬骨般剧痛。

因为嫉妒,她苛待俞晚雪,顾锦朝是正经婆婆,婆婆的嘱咐,俞晚雪不能反抗。

俞晚雪因小错被锦朝责罚,大冬天跪在冰冷的祠堂里抄佛经,因太过体弱,竟生生导致流产。锦朝在太夫人面前辩解,称自己并不知她已有身孕,俞晚雪有错在先,犯错就应该罚。太夫人并没有多加责备,只吩咐俞晚雪好好调养身体,不要多想就好。

陈玄青似乎从那个时候开始,对她与以往相比不一样了。

锦朝那时候已经主持陈家中馈,心智远不是几年前的顾锦朝能比的。却仍然逃不过一个情字,但凡陈玄青稍稍示以关心,言语暧昧,她就忍不住心动。

顾锦朝从小是被外祖母教养长大的,她比旁的女子更加大胆,受到的礼节束缚也更少。但是这种事情背叛伦理纲常,她是绝对不敢真的去做的。况且当时的她也看得明白,陈玄青怎么可能真心对她?

但是她心中又如猫抓挠痒,对陈玄青恋恋不舍。遂提笔书信一封,婉拒陈玄青。

这封信后来落到了太夫人手里,只是信的内容已经完全换了,字迹是她的,信封是她的,连信上熏香都是她用的百合香。

信中的内容虽然隐晦,却无不暗示她对陈玄青的一番情意,锦朝看着信的内容,脸色一片煞白,这些词句,只是稍微变动,意思就全然不同了。

……

(本文摘自《良陈美锦》,沉香灰烬 著,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8年3月版)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 : 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 : 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不惧,山穷,水尽,自有,美景,良辰

点击排行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新闻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新闻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