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书摘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书摘 >> 正文

现世不生离,久别不成悲

【摘要】她们似乎还发现了别的东西——一个酩酊大醉的姑娘。她正被两个男人连拖带拽,几乎快被扛起来了。

本文摘自《北京宴》,子君著,重庆出版社,2018年1月版



“那呢,那呢!8387 的Mini Cooper!”小Q兴奋地大叫,雀跃地宣布她的新发现。

三人顺着小Q手指的方向,果然发现了年小舞暗红的Mini。

但是除了年小舞的车,她们似乎还发现了别的东西——一个酩酊大醉的姑娘。她正被两个男人连拖带拽,几乎快被扛起来了。姑娘显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肢体不听话地无力挣扎,挣脱的胳膊不断地被男人捉住,然后继续被架着肩膀,拖向一辆黑色的“牧马人”。两个男人差不多都有一米八左右,其中戴墨镜的比另外一个看着要结实一些,忽然,车里出来一个个子稍矮一些的男人,大概一米七上下,迎着两个大汉走了过来——情况很显然,碰见“捡尸”了。

小Q惊讶地张开嘴,觉得情况有点不对,安素渐渐松开了佩娟的胳膊,佩娟感受到之后,严肃地看着安素,拽住安素的胳膊,嗫嚅着:“他们人多……”

一直扶着太阳穴的年小舞忽然精神了,愣了一秒之后,把手机往小Q手里一塞:“开到录像功能,对着我。”

年小舞挺了下腰板,脸上潮红,酒劲儿还没全下去,一抖肩膀,把佩娟甩了一个趔趄。

佩娟急了:“小舞,还是报警吧!”

年小舞闷闷地丢了一句:“警察来了,都完事儿了。”她跺了两下高跟鞋,大步流星地向三个男人走过去。佩娟还想阻拦,只听年小舞一声大叫:“许小晴!你个小贱货,让你姐我找他妈一晚上!”

三个男人吓一跳,回头一看,一个醉醺醺的女汉子甩着膀子就过来了。这年小舞还别说,晃也不晃了,笔挺地踩着十厘米的细跟儿“铛铛”杀了过来,一个急刹停在面前,一把抓住不省人事的姑娘,怒目圆睁:“看什么看!把我妹松开!”

三人迟疑一下,毕竟是江湖老手,一看年小舞这架势就是来多管闲事儿的,顿时火冒三丈,原本架着姑娘左肩膀的大汉放下姑娘,胸往前一挺,一块阴影从年小舞头顶一直罩到脚底板。

“都出来找乐子的,你丫别找不痛快!”大汉恶狠狠,怒目而视。

“去你丫的!这是我亲妹!我不管我妈劈死我!”

年小舞脸色乌青,杏眼圆睁,甩开膀子索性把掉了一半的披肩全部扯下来摔到地上,左手丝毫没有松开,反而拽得更死了。

年小舞迎着大汉凶狠的目光,完全不甘示弱,眼里满是“我豁出去了,你敢把老子撕两半儿”的咄咄逼人,气势汹涌。大汉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个哥们,两个男人张着嘴,狐疑地把目光还给大汉。年小舞心里暗自落定三分。不能松,一松就输了,余光瞄到大汉精壮的肩膀,年小舞内心一阵狂跳:这要给我一下子,不死也得半条命。她的胸腔像是有一面停不下来的虎皮鼓,“咚……”“咚……”,她努力保持着心脏的节奏,她明白这鼓点儿要稍微一乱,她马上会败下阵来。看着不省人事的姑娘,她绝对不能输……

“你妹妹?!”

僵持对峙了两分钟后,大汉因强壮身体而产生的优越感,终于被年小舞杀破狼般的冲击波攻下一个阵地,但他仍然不是十分相信眼前的年小舞是猎物的亲姐——不过你别说,长得还真有点像——去他妈的,现在姑娘化了妆,都他妈一样……

“你说是你妹妹,怎么证明?”大汉反问。

“证明?!你把我妹给我松开!”年小舞歇斯底里地大叫,“你再不松开老子跟你拼命!”

大汉被突如其来高亢尖细的嗓音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优越感又后退了一节,一个不小心踩在醉酒姑娘的脚上,姑娘已经完全没有知觉,吭都没吭一声,一摊肉泥一样贴在右边的男人肩膀上。

“许小晴!你他妈喝成这样丢人丢到这里来了!你看我今天不揍你一顿!不打死你我跟你不姓一个姓!”

年小舞趁着右边男人一放松警惕,狠命把姑娘往自己怀里一拉,不料她鞋跟太细,根本承受不了一个醉酒人重量的冲劲儿,往后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到地上——姑娘正好扑在她怀里。

年小舞胸前的扣子也开了一颗,鞋也掉了一只,露出一条修长的大腿。

三个男人都看呆了,不知道是因为年小舞的大腿,还是眼前的情景太戏剧化,他们盯着地上的俩女人,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此时,年小舞往左边一侧头,对着不远处拿着手机录像的小Q大喊:“拍你妹拍!敢传上网老娘撕烂你的脸!”

男人们循声望去,只见三个女人站在不远处,其中一个矮小瘦弱的姑娘,正举着手机,朝这边拍摄,不知道拍了多久了。刚才用前胸阻挡年小舞的大汉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俩同伙,一歪头,汉子们茫然地看着他,不知所措。

如此悍妇,让他们不得不相信,他们在酒吧里下迷药确实迷倒了人家的亲妹妹。眼瞅到嘴的肥肉,不吃,这一晚上还能睡着么?怎么想大汉都气不过,愤愤地转回来,想抢姑娘。这时,身后矮小男子拉着大汉的手肘,头偏向一侧录像的小Q,示意:“我们暴露了,走吧。”大汉看着哆哆嗦嗦的小Q 愣了一下,骂道:“拍什么拍,没见过吵架!我们是熟人!再拍砸你手机!”

“你们再不走,我就报警。”佩娟举起手机,大声地喊回来。

大汉往地上啐了一口,一回身:“操,晦气。走!”

三个背影快速上了“牧马人”,“嘭”地关上车门开走了。

年小舞暗自松了一口气,对着车骂道:“别让我再看见你们!混蛋!一帮孙子居然把我妹……”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现世,生离,久别,成悲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新闻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新闻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