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书摘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书摘 >> 正文

殇(小说)

引子:那天看央视《面对面》发现了一张狰狞变形恐怖的脸。陈燕萍法官收养的那个女孩,珍惜姐姐也写到这个法官,于是诞生了这篇小说,只是小说而已。生活中处处总有小说的眼。抱着一颗真诚却又辛酸的心,发出内心的呐喊:救救孩子!而真正拯救自卑灵魂自己还是每个人自己,自尊自立自强。不赞成逃避。

南门市很大。我的窗口很小,我的窝很小:只有一张工人床:二米长,一米宽。我的所有家当只有一只手提箱。里面是一张那个女人和我的合影。这是家,仅只是个休憩的地方。仅只是放置我的睡眠的地方。墙壁全部由玻璃镶嵌,上面贴有不同形状、不同颜色的面具,那是我的最爱,是我生命中的组成部分,也是我工作生存的需要。我活着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

我是一名音响师(DJ),在一家文艺沙龙上班。沙龙集茶座、夜总会、餐饮、休闲于一体。我迷恋音乐,只有在疯狂嘈杂喧嚣的摇滚中才能找到我自己.

除了父亲,那个女人,没有人看过我的脸孔。房租我用信封塞在他家的门缝里。

大家都叫我茉莉。我喜欢《好一朵茉莉花》,民族乐器演奏、有带有爵士乐风味的萨克斯风。别致而干净利落,抑扬顿挫,富有层次感,纯朴稳重中含有轻巧优美、含蓄中洋溢着热情。旋律简练朴实而诙谐幽默,速度徐缓,有时情深意切,有时华贵明艳,有的婉转秀丽。洁白无暇、芬芳馥郁却朴实无华。每天午夜,它是我的催眠曲。想像着那个女人在这夜曲中为我跳舞。

午夜,我总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想到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喜欢这首歌,说是她的语文老师教她的。她也喜欢唱,唱得深情投入。我讨厌茉莉虚伪的忧郁,甚至憎恶郁闷,郁什么呀,闷什么呀?当然是因为心事。女人大多因为男人而郁闷,找几个类似的女人咋呼,就行了,心理平衡了。情感多是不能随意外泄的,这是人类进步的最大的失败。

父亲母亲对于我只是一个称呼,只是称呼而已。父亲从我出世后就没见过他,他只给母亲一句话,肯定是你前世造了孽,才会生出这样的娃!再没有露面。

从十六岁起,我就离开和我相依为命的姥姥。我六岁以前,一直把自己关在家中,没出过门。姥姥天天踱着步,唉声叹气,终于想到一个好办法,就是买许多书回来,让姥爷亲自教我学认字。十年里陪伴我只有书和音乐。姥姥给我买了随身听。姥爷去世后,陪伴姥姥是能生活的抚恤金,还有天天长大的我。我们是这世间多余的两个人。

十六岁那天,我给姥姥留了一封信,逃出我和姥姥的那个屋子。这个决心下了足足三年,十三岁,我成为一个大人的时刻,从书中知道,我真的长大了,我要去飞,哪怕是头破血流,我得学会飞,象小鸟一样飞,姥姥迟早会老的,我也会,我要改变自己,不再在姥姥的“羽翼”下藏一辈子。我要让姥姥,过上最好的生活。

在离开的霎那,我发誓要让那个女人后悔,永远后悔至死!

离开家乡的那天,天飘着阴雨,夹着些假装温柔的细细的雪花,我坐了两天两夜的大巴车,吐得天昏地暗,晕车。来到南门市。

我知道,真正的天昏地暗是没有姥姥的日子。只有眼睛在外面,我戴着姥姥给我的那个最封闭的帽子,凭着我的乐感和怪异,我在这个文艺大世界中做起了音响师,这个课程我潜修了许多年,得心应手。面试唱歌,跳舞,终签合同。上班之前,我对老板只说一句话:我得戴面具,不管任何时候。也许是为了营业值,也许为了回头率,也许为了我的歌喉,也许是为了“大世界”的无奇不有的缺憾。

我工作了。如我所想,南门市最大俱乐部最大的明片就是我的面具,老板用我的一切炒作,我的照片上了南门的最繁华的交通的要道,还有最高的大厦。我喜欢这样,我要好好的活着。一定要!“神秘女人,疯狂音乐”是南门市一景。

我每天拚命工作。活着的目的就是赚钱,赚很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

每月会给姥姥寄上些钱,让姥姥知道,我还活着。还活在这世上。

十八岁那天夜里,我被人盯上。那天我喝了酒,我对自己说,我需要爱情,需要很多的爱,我的爱的河流,在我出生的那一刻就干涸了,我要,我得要!我得活得象条鱼,爱就是水,有爱才可以活得更精彩,才能呼吸,才能生存。

认识他是必然,他是俱乐部的常客。他认识我是偶然,人生就是由许多偶然组成。爱情更是由许多偶然组成。也有许多必然。一个女人需要一个男人,一个男人需要许多女人,中国古代祖先就告诉我们。一个与众不同的男人,喜欢尝试不同的女人,小时候我在书上看过。从心里我害怕自己终将死于一个男人的身边。象一条蚂蚁死于一只巨大的脚板下。

那天我特想杀人,杀我最恨的人,我在心里诅咒那个女人无数遍,可她却离我很远很远。我恨。我却能到十八岁。我想抽烟,想喝酒,想疯狂。我第一次走进吧台,第一次进舞池。第一次和人跳舞。我问他借烟。大家叫他虾米,因为貌不出众,瘦小,给人需要怜爱的感觉,可是他有一股不在乎眼神,让我折服,什么都不在乎。

虾米舞跳得很棒,模仿杰克逊,那绅士帽,那装束,我认为他就是真的杰,我喜欢杰的舞,爱屋及乌,我喜欢西部牛仔的彪悍,潇洒与不羁。就算是唐吉诃德,至少他努力过,也值得。虾米有一点与别人不同,总是,吸一种很长长细细的烟,我喜欢那烟,苗条纯洁的表面,罂粟的内涵,罪恶袅娜的烟圈,如站在我家对面山巅,看到的家门口的那条蜿蜒的羊肠小路。

虾米第一次,对我这样说:你就是一支烟,一支我喜欢抽的那烟,象你的身材,神秘的面孔。虾米说这话的时候,那天生日。我知道他是个不需要桎梏的人,也是个自由的人。没有什么特别,我讨厌没有特点的男人,我讨厌这种父亲般的脸孔,让我想起我的父亲,那个不知死活的男人!

他喝烈酒,只有两种可能:事业不顺,遇到强敌;爱情多角,欲罢不能。书上这样写的。

那天我只是借了他的一支烟。

我的工作都在晚上,什么一切都不用出门。我坐在我的世界里,开始网上购物,世界一切就在我的眼前。发明网络的人,生在网上,死亡的那天一定也死在这上面。天说的!我唯一出门,去给我日渐老去的姥姥汇款,我们家那里没有网,结着人眼的网。只有墙角里的蛛丝。

谁先主动?电视八卦主持人,常这样问那些多媒体上的男人和女人,这是世界上最可笑的问题。那些大街上的动物,问这个问题,要是中国的动物,一般都表示,男性先主动。这个标准答案既能表示男人的跋山涉水的英勇顽强,又能表现女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又给足了女性的面子。这也是中国传统,优良传统。

说实话,尼古丁让我想做男人。我亲爱的母亲让我活得太亏了,为了一个谜底迷宫的人生死守青春的苍白,太不值得了,我活够了。我得让自己空洞的灵魂充满什么,哪怕是黑暗,哪怕是邪恶,哪怕是昏黑与白炽交融的刺眼。哪怕是死亡。我要实现我的计划。

那天,十八岁,我,属于一个人。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做了该做的一切。离开的时候,虾米说,他只想看看我的真面目,我说,不用看了,真的是魔鬼,有什么好看的!他坚持,一再坚持,说你魔鬼身材下的一定是天使的面孔。我相信了他的真诚,相信这世间还有唯一,相信这人间还有真挚。在揭开面具的那一刹那,他的嘴巴一直张着,直到离去的瞬间。倏忽消失。五秒钟后,我听到亲爱的虾米呕吐的声音。

这世间有唯一吗?这世间有唯一吗?这世间有唯一吗?有奇迹吗?问别人,问苍天,问土菩萨,问洋上帝,还不如问自己。

不会有,我相信在那个女人离开我的那天,我就应该知道不会有,可我还是喝下男人种下的蛊。

心里特想杀人,杀我最亲人那个女人,我在心里诅咒那个女人无数遍,可她却离我很远很远。

我依然上班。那是二十世纪的最后季节。

一切都没发生。一切都在发生。

七月后,我在南门市医院剖下一个女婴。

我让出租车把襁褓送到北门市郊区光明巷110号一个叫 “好吃肉铺”便利店。并带上这二十个字的信:“茉莉,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出生,女。生,死,都是你的。”

这是那个女人的住址,我的母亲的家。我曾无数次在黑夜里,偷看过这里的灯光和偷听到过这里的笑声。因为那里有那个化成灰我也熟悉的身影。

我躺在美容医院的病床上,我交上我这些年工作的所有,就象把我的生命再次交给母亲,象把我的女儿交给苍天。我的呼吸第一次这么顺畅。

这是第二次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摘掉面具,这个我戴上二十年的面具呀,已经是我肉体的一部分,同手,同脚一样。

主治医师和护士全都晕倒了,这是一张怎样丑陋的脸:眼睛歪斜,五官不明,面庞肿大,嘴唇暴起,没有鼻子!巴黎圣母院的夸西莫多也没有这样让人恐惧的,我能原谅虾米的离开,因为我不想,他永远对着一个会让他作呕的面孔。哪怕她天使的灵魂与思想。感谢他让我蜕变,化蛹为蝶。

我住院,好在金钱万能,我终于让那些为了医生“活”了。

三个月后,我出院了,一个前半生都没有在人面前照过镜子的人,突然一下站在庞大的镜子里,眼前的人不是我。为了“改变自己”目的而活着的女孩子死了死在这一刹那间。手术很成功。这就是金钱的魔力,茉莉终于又成了吸人眼球的茉莉花了。

活够了女人,让我们换位吧。曾一念想把自己变成英俊的男人,终放弃了。男人又怎么样,照样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

来到“大世界”,我希望看到虾米,我知道那是不可能,这个生命中给了唯一却不是唯一的人。这里给我灵魂。至少是完整的灵魂。感谢他让我蜕变,化蛹为蝶。

回家,多么亲切的词语,让我热血沸腾,魂牵梦萦,又马上凝固,凝固在胸口,舌尖。姥姥,已去了。可我只是想让她看看我,不一样的我呀。

我在姥姥坟前,喝下最好喝的,一直最喜欢喝的咖啡,里面有让世界宁静幸福的东西。没有邪恶,没想思念,没有相思,没有仇恨。只有母亲的爱。

我期待,期待又一个凌晨,期待那羞红的日出,还有那个女人----我的母亲,我一生的仇人,听到我回来的消息,在田野狂奔。歇斯底里地喊“茉莉,我的女儿!我是爱你的!”

这句话,我期待了一个世纪。母亲,希望,请你接受我的女儿。她是我送给你的健康美丽的天使---小茉莉。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陈小鹃    责任编辑: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小说 母爱 生命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