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书摘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书摘 >> 正文

雷死自己又如何

说实话,平日里我是羞于提到“文学”二字的,觉得特矫情也特傻冒,傻不拉叽外加酸不溜丢的。但内心里,恶性肿瘤一样的“文学情结”却从来不曾有过释怀的时候。

用一句文诌诌的话说,文学,它始终是深藏在我心中一个毛绒绒的梦:湿润而又温暖。它让我日益沙化的心灵重新变得柔软如新鲜的土壤,更让我的眼中常常蓄晶莹的热泪。它让我相信:无论这个世界多么日新月异地发展变化,也无论人们的观念多么地前卫和另类,总有一些东西是恒久不变的:爱、理解、沟通以及诚信和悲悯,这些东西将永不过时,并以滚烫的温度让我们最大限度地接近诗意和美好。

难确切地定义“文学”两个字,也许从形式上它有着许多的“流派”和“主义”,但我认为,从内质上讲,它如同流荡在我们胸堂里的最原始的歌谣,汩汩滔滔、汹涌澎湃,滋润着我们的生命,也沸腾着我们的血液,抑止不息、挥之不去,使我们必须用文字把它唱出来。那唱出的声音也许尖利而又刺耳,甚至不讲章法,如同鬼哭狼嚎,但,那是人的声音,是生命最激扬、也最浑厚的回响。只有那种声音在证明着:我们作为“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并在这个世界上回肠荡气、百折不挠、历尽艰辛而又无比卑微无奈,同时又不失赤子之心地活过!欲望的疯狗穷追不舍,使我们匍匐在地、愈来愈沦为一种物的存在,是文学让我们的灵魂生出翅膀来,像一只火鸟,穿云破雾,不顾一切地翱翔长空。

是的,能让我们飞起来的除了性和毒以外,就是文学。

我想:真正的文学作品应该是从生命的土壤中自然生发出来的,如同野生的山蘑菇,当气候、温度、湿度、环境等一切外部条件具备时,它自然而然就萌生了。它还应该是从心窝窝里发出来的乡音,亲切、素朴,渗透在骨髓里,扎根在灵魂中。想掩也掩不住、要忘也忘不了,在你面对最亲、最爱的人时,在你感觉最疼、最痛的时候,它防不胜防、脱口而出,含着血、蕴着泪,带着骨子里的温热和鲜活,如同黑土地里生长出来的一株葳蕤多姿的红高粱。

正因为如此,我才欲罢不能地与它缠绵悱恻、难割难舍。

不能否认:这些年以来,文学已经从喧嚣的万丈红尘中华丽转身,而且渐行渐远了。在这种寂寥惨淡、日渐式微的边缘背影下,新浪热心地组织这样一件文学盛事,为文学事业鼎助声威,实属大智大勇、甚至侠肝义胆之行为,应该为之热烈地鼓掌。

然而,说到这次“文学豫军网上冲浪”,作为参与者,我仍然感到十分地忐忑和不安:混迹于诸位名家大师之间,自己算个什么玩艺儿哩?但我想:没有“孬”就衬不出“好”,有“伟大”就必然有“渺小”,我就算垫个底儿、凑个数,以陪衬人的身份来为崇高的文学事业捧回场吧。重在参与。

无耻者无畏。套用一句民间俗语来说:俺是狗屎俺怕谁?孤注一掷、破釜沉舟,就算被狂涛巨浪呛死了,也毫无怨悔。因为我曾经深深地热爱过,我曾经无比笨拙可笑、同时又心醉神迷不管不顾地疯狂飞扬过!

我为自己的勇气而喝彩!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陈小鹃    责任编辑: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文学 感悟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