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书摘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书摘 >> 正文

论人生的快乐

我快乐,是因为我生活在朋友之中,他们有的是我的读友,有的是文友,还有的是一些酒友或驴友。常言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我不求得知己,不求交知音,只要他与我的爱好有一些相似就行了。比如看书,是既看古书也看新书,既喜欢古典诗词也喜欢现代网文;又比如喝酒,喝到开心处无妨失掉大雅,喝到伤心时犹自涕泣交加。再说交游,并不一定是名胜古迹就结伴前行,而那些星散在荒郊野岭的小地方往往最值得与一二志趣相投者接踵往之。有一年仲春,跟一位诗友一起去一座各色杜鹃花开得精彩纷呈的明代古塞,其情景至今历历在目,不为别的,光是在杜鹃花影里捡拾那被千年时光打磨过的碎铜烂铁,就不觉得时间之快慢,也不觉得旅次之疲劳了。

  

其实,一个人来在这世上,几十年光阴,是杂耍者也是看客。而杂耍需要一些真功夫,像铤而走险,像换雨呼风,像涂红变脸,这些我一样不会;作为看客,又缺乏聪明的耳目,自然不敢对人家评头论足,妄加悱恻。唯有邀约几个朋友,选一处安静的地方,沽一壶夏日的阴凉或冬日的梅香,说些闲话,喝些淡酒,忆些往事。

  

我的昨日文朋大约都忙活他们各自的事业去了,偶有相聚,则只有“今日天气,哈哈哈……”之类的景语。小城忒小,殊不知就又碰上一两个说梦的“痴人”,尽管有的还太年轻,有的还太天真,凑到一快,三句话就粘上了写作。我平常从没有把自己当成作家,也不提写作,我做的其实只是“写字”的工作。本来嘛,一个教书匠,自家门楣上只当糊上这样的对联,上联:点横竖撇捺天天如此;下联:之乎者也哉年年这般。横批:两袖清白。“清白”不是表白我怎么廉洁,怎么正直,只是说两只袖子沾满了粉笔灰。按理说,作家是应该出大作品的,比方说时下的签约作家,一年多少多少万字,然后才能得到多少多少酬金。我没有这个约束,高兴了写上几段,有编辑朋友相约,寄上几篇,自娱或愚人(绝不敢说“娱人”)。几年下来,就有百十篇,经朋友撺掇,合在一起,成为所谓的“散文集”。

  

这就是一种人生快乐。大学问家钱钟书先生曾经谆谆告诫过我们,快乐在人生里,好比引诱小孩子吃药的方糖,更像跑狗场里引诱狗赛跑的兔子。几分钟或几天的快乐赚我们活了一世,忍受着许多痛苦。我向来佩服钱先生的比喻,出神入化,峰霄兀现,让人思想里的快乐也是那么碎不及防。写作的快乐常常拌随着痛苦,设若想要表达一点思想的话,则必然要绞尽脑汁,挖空心思。我一位早已作古的同学曾写过两句诗“搜索枯肠词用尽,赞君还是难适宜”,这搜索枯肠大约就是绞尽脑汁,只是他太过于执着了,也太严谨了,故而压缩了生命的长度,增加了生命的密度。

  

相对于网络文学和快餐文学,我不知道我的这些文字属于什么种类,别人怎么道论它,这已经与我的关系不大了。真的不是为了坚守什么,性格使然,你还能叫阉猪的立刻改了去画扇面吗?我在一个学生的作文里看到了这样一句话,记住了,于是写了下来:“我在,故我快乐;我快乐,故我低吟。”他干嘛不引吭高歌?这是他表达快乐的习惯,你拿他如之何?

  

顺便提及,我一直喜欢古典诗词,那确实是让人快乐的一种文字形式,尽管入境并不轻松,但在隐约间与作者仿佛心有灵犀,悟解的乐趣非能用语言形容。业余也常随手记下一些自以为有点意境的句子,几年下来,竟有600首之多。考虑结集一下,公之于众,然想到它背后泠泠清清的市场,便早早歇手罢了。

  

我的第二部散文集《秋天里的单音节》在朋友的帮助下,销售很快告罄,这是促成《笔底天蓝》付梓的主要动力。所以,我絮絮叨叨地表白,朋友是不可少的。你可以没有妻子儿女(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鹤子梅妻”的),可以没有物质财富,甚至可以没有理想和夙愿,但失去了朋友就是失去了快乐,失去了生活的趣味。胡适大师说过,跟着自己的兴趣走。这话似乎也很适用于交朋结友。

  

不知道您发现了没有,我的集子里大多篇章都记录着我和朋友的“合谋”,即便像《独座花果山》这样的孤身独影,也还有从我身边走来走去的“母亲和她的孩子”。有人说,这是地道的模仿,古人的山水游记里怕不多是“从游”“偕游”!柳宗元带着吴武陵、龚古、柳宗玄、崔家两个后生游小石潭,欧阳修带着滁洲的官员及百姓游醉翁亭,苏东坡带着小和尚游石中山,王安石带着萧君圭、王深父、王安国和王安上游褒禅山……错了,我的每一篇文字里的“朋友”是促使我成文的第一导游,倘若缺了他们,该篇文字可能无法完成,即使写了出来,也会了无生气。

  

我想借用我的好朋友、散文家吴忌先生的大著《凝视一切》来表明我的心迹,那就是,一个作家,他之所以要“凝视一切”,是他对生活的关注和体察。他采用“凝视”(我以前用过“打量”)的方式,是他对生活的在意,对一切存在着或发生着的事物的思考。当“思考”这个动词变成“思想”这个名词,也许完成了一件在他看来是不可多得的大事

。  

思考的过程必将是痛苦的,思想的结晶一定是令人快乐的。

  

人间所有的快乐都包容在思考之中:想着一个魔术节目为什么能变幻多端,想着一出戏剧有怎样的结局,想着一牌麻将花落谁家……无不是人为地制造困难,而在困难中寻求答案,或者叫寻找快乐。

  

我思,故我在;我在,故我写。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论,人生,快乐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