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龙门读书会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龙门读书会 >> 正文

十个海子,十种侧记

(本书收录了已故诗人海子的诗作精华,其诗以独特的风格深受读者的喜爱,从这些诗中反映出诗人那对于一切美好事物的眷恋之情,对于生命的世俗和崇高的激动和关怀。)



  六封遗书

  海子自杀前的一两天写下了六封遗书,分别是留给其父母、弟弟、骆一禾,以及他所在中国政法大学“校领导”的。前五封遗书已显示出海子“走火入魔”,身体产生严重的幻觉,思维混乱。

  海子的第一封遗书内容是“今晚,我十分清醒地意识到:是常远和孙舸这两个道教巫徒使我耳朵里充满了幻听,大部分声音都是他俩的声音。他们大概在上个星期4那天就使我突然昏迷,弄开我的心眼,我的所谓”心眼通”和”天耳通”就是他们造成的。还是有关朋友告诉我,我也是这样感到的。他们想使我精神分裂,或自杀。今天晚上,他们对我幻听的折磨达到顶点。我的任何突然死亡或精神分裂或自杀,都是他们一手造成的。一定要追究这两个人的刑事责任。”接下去的几封遗书都有这样类似的标签:迫害、幻听、凶手、死亡。

  还有一个关于海子处理这些遗书的描述就是:海子躺到火车慢行道之前,把外套脱了,叠好,放在一旁,下面垫着书包,里面有最后一封遗书,他否认了前5封“遗书”,写道:“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

  太阳·七部书

  1987年之后,海子的诗歌迎来了丰盛期,他的感情生活逐步破裂,失去精神上的知音和生活上的关怀者的海子陷入一种巨大的痛苦中,为此他埋头于太阳诗歌的创作。

  海子的诗歌创作被分成两部分:1983年开始创作的抒情短诗,和1984年开始创作的长诗,其中包括未完成的《太阳?七部书》,前一类宛若“人间少女”,有母性水质的爱,后一类却是“天堂中歌唱的持国和荷马”,转向父性、烈火般的复仇。

  他选择了太阳。他崇尚梵高,他给太阳神殿树起12根柱子,他写:“沉闷的心脏打击我!露出河流与太阳/我漠视祖先/在这变异的时刻在血红的山河/一种痛感升遍我全身!”他高兴地知道波斯人、埃及人、印度人以及其他古老民族都崇拜过太阳,他熟记那些太阳神的名字,在这些宗教中,太阳又通常代表着繁殖力:太阳使小麦和桃花生长,太阳带来生命。“对生命的讴歌、对生命的热情,还有一些悲伤和真挚,是海子的诗最可贵的地方。”

  “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我还爱着。虽然我爱的是火\不是人类这一堆灰烬。”爱的是火,似乎已经暗喻了海子成为飞蛾的一种可能性。

  八十年代

  海子在北京的十年,正好与整个八十年代同期,表面上八十年代是充满了理想的时代,但其实那也是一个充斥着气功、朦胧诗与完全无法弄懂的西方哲学名着的时代,海子本人也是气功“爱好者”。当时最为时髦的北京高校的西方哲学讲座里,主讲人熄灭所有照明设备,点着蜡烛影影绰绰地给大家讲尼采,各专业的学生听得热血沸腾,回到宿舍久久不能入睡,以为听到了全世界最重要的秘密。

  海子的诗歌就是在这样的年代里诞生的,在一个政治意味和文化转向较为复杂的时期,海子诗歌的走红也带上了不少理想主义的色彩。诗歌评论家李少君曾说,“实际上上世纪80年代早期强调政治激情和大的现实观,那时候有些人认为他的诗过于空泛。到了我们这个时代变得非常现实,是个世俗化的时代,需要一个浪漫的、理想主义的、充满激情和想象的诗意生活,海子的诗显得比较空灵,有梦幻色彩,正好起到了这样一个作用。因此他的意义是在去世以后不断显现的。”

  海子去世68天后,1989年5月31日,年仅28岁的骆一禾去世,鉴定书上写“用脑过度,造成脑血管突发大面积出血。”随后不久,诗人老木移居美国,来信渐少,精神癫狂,后来又有传言说他死在巴黎下雪天的大街上。与海子同时期的几个诗人群体中,只有西川还留在北京,有条不紊地整理手稿、编纂诗集、做教授、写诗,而诗人与诗歌,越来越如同“80年代的游魂”。

  九月之歌

  《九月》是海子写于一九八六年的一首诗歌,它以充满神秘色彩、闪烁神性光芒的意象和独具特色的语言构造,对所述事物进行了诗性的言说与烛照。

  《九月》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另一版本为“一个叫马头,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九月》也是歌手周云蓬演唱的一首歌。据说为这首诗谱曲的人叫张慧生。和海子一样,张慧生也是自杀身亡的。张慧生去世后,这个曲子也就没有人会了。不过现在看来,张慧生的这个曲子没有失传。周云蓬用音乐的形式把这个美丽的作品保留下来了。

  十个海子

  “春天,十个海子

  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这是海子写的《春天,十个海子》,现在它成了所有怀念海子的人的代言,“杀身成仁”式的文学行为,并在各种猜测、引申、变形后,被赋予了世人对文学精神的浪漫幻想。海子的形象逐渐被复杂化,纪念海子也成了不同人编织各异话语的渠道。海子之死被解读成告别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告别文学理想主义岁月的标志性符号,进而推演出各种隐喻与联想,纪念海子也时常被诉诸话语的狂欢和极端情绪的宣泄。

  对于他们而言,世界上仅有的一个海子已经死去,每年的春天,仿佛十个海子,亿万个海子都在复活。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十个,海子,十种,侧记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