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龙门读书会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龙门读书会 >> 正文

“龙门杯”读书征文9-10月获奖作品展(一)

在平凡的物事里发掘诗意
_____阿蒙诗歌简析
 
  “诗歌是浓缩的散文,散文是诗歌的发散”。这是我对诗歌与散文关系的定位。准确与否暂不去说,单从我个人定位的关系中就可看出,诗歌写作的难度要比散文大得多。所以,我对诗歌是敬畏的,是望而却步的,更遑论涉足诗歌评论。当然,这不影响我喜欢并欣赏诗歌。
  前几天,远方一位朋友,发帖请求给蒙建华诗歌写篇评论,我斗胆接受了这个任务。朋友就发来蒙建华几十首诗歌和简介。我在她诗歌的海洋里徜徉了两个晚上。
  我不敢下笔。原因很简单,搁置水平有限的客观不说,写评论最起码的要求是了解作者及其作品。我和蒙建华素昧平生,从不相识,对她的作品,我之前也从未读过、欣赏过。仅从朋友发来的百余字的作者简介和几十首诗歌作品,就能写出评论?难!写不好,将会对作者不恭,对读者不敬。我为自己的冒然许诺而胆怯后悔。
  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转念一想,带着殷殷的求知欲,带着诚恳的学习姿态,带着扩大视野的良好愿望,来读诗、来赏诗,来写点读后感,为何不可?事实证明,我是对的。蒙建华的诗,给我贴近生活的那种真实感,那种亲切感,那种诗意的盎然。读着,读着,我就觉得她就坐在我的对面,和我促膝谈心。她用那质朴的文字、口语化的语言,倾诉着自己那份热爱生活、热爱自然、热爱亲人、献身石油事业的一番情愫。阿蒙,多愁善感,心细如麻。她的诗行中,行走着一位淑女,行走着一位村姑,行走着一位游子,行走着一位石油大姐,更行走着一位热爱生活的诗人。
  诗歌是诗化的生活缩影。正因如此,诗歌是让灵魂在繁杂的现实生活中寻找一个空灵而曼妙的栖息地。这就需要诗人具有一双慧眼,发现和找寻现实生活中稍纵即逝的美,并通过诗人创作的过程,把生活中别人司空见惯而未能发现的美妙之处,不断地用文字、词语复制、升华为空灵而曼妙的意境。这整个过程,就是灵魂在生活中升华的过程。对于诗歌,如何找寻生活中的美?以何种笔触去创作讴歌生活?这是大有讲究的。蒙建华的诗歌在这个方面给我的映象是:她以朴素的情怀,以平实的语言,以白描的手法,以司空见惯的事实,讴歌了亲情、爱情和生活激情、工作热情。
  因此,我读完诗人几十首诗后,我掩卷沉思,眼前幻化出一幅幅亲情、爱情和乡情的动人画面,而且,这一切都是那么的深情。作者善于发现并用最朴实的通俗易懂的语言来写这些情感。“母亲的牵挂,仍然停留/在村口的那棵老槐树下”、“ 在麻雀成群的地方 /人们放下肩头上的村庄 /煤油灯下。当教师的母亲教我 /走在花红的颜色里 /把桃花搽成了胭脂 /以至于被偷偷地爱慕 ”(《母亲的牵挂》),现实生活中一位可亲可敬的思念儿女的慈祥母亲形象跃然纸上,母女深情也蕴含其中。“月亮升起来/活脱脱一只亮亮的灯笼/人们不约而同/推开碗筷/聚拢到了打麦场的旁边/那成垛的苞米/就堆放在那里/飘出清香/每个苞米都有翅膀/每个翅膀里都藏着希望/人们拥向苞米堆/就像蚂蚁拥向洞口/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人们都成了/希望的收集者/蚁巢似的欲望骚动着/十指和情绪连通/准确地捏住/每个收获的缝隙/这是一个劳作者的生存姿势/每一株苞米开出的颜色/使得人们的幻想灿烂一生”我之所以把这首《苞米场》诗全然摘引,就是说,这首诗在我阅读的诗人诗歌中,以白描的手法,以口语式的语言来写作,是相对典型的。诗歌写出了收割季节农村那副繁忙而有序的田园景象带来的诗意,写出了饱含喜悦之情的农民憨厚的言行和心态。诗人选材很普通,观察很细致,在平常的生活场景中,找寻到了不平凡的闪光点——那就是广大的农民弟兄于勤劳辛苦中展示的最朴实的知足感和最朴素的幸福感。我读后,深受感动,也仿佛回到了二十多年前,家乡夜晚那晒谷场人声鼎沸,大人笑、小孩叫的欢愉场面。诗的意象在于,“苞米开出的颜色,使得人们的幻想灿烂一生”,这个结尾很高明,将主题升华的同时,也将意境推向一个高度。因而显示出诗歌的强度和力量。还有如《疯癫的奶奶》、《夜耕的母亲和我》等许多诗作,都浓缩着这种天底下最纯真、最朴实、最亲密的爱!都属于这种以平实的意象来讴歌朴实感情的佳作。读后让人感动并受益。
  现代诗歌以其丰富的意象、意象群勾画着诗人的情感。从诗人阿蒙的诗歌中,也可看出她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而且做得还不错。如:“石油,一开始/只是一种有诱惑色彩的低语,像时光的抚摸/紧贴泥沼沙砾和一个粗糙的时代/接下来,它在奔跑/一下子就擦然了大气中的火光/然后,一种精神根深蒂固地有了保存/并形成了细致绵长的血液”(《石油物语》)。这里,诗人用意象“低语、奔跑、抚摸、血液”等设喻,来形象地描写石油,这一系列关于意象的思考,不自觉地引领我们走进黑浪滚滚的石油世界。从几十首诗歌中来看,阿蒙是个向度清晰的诗人。在她的诗中,以大众眼中的平凡事物,诸如采油树、钻塔、红柳、大麦熟等为表述对象的诗占有很大比例,她以“采油姑娘、修井工”的最底层的石油人身份来倾听着《一种声音》,坚守着《一种记忆》,体会着《一种温暖》,抒发着《一种情愫》,诉说着《石油物语》,最终,“我这样描述石油”(书签二),本质上是讴歌石油人,给石油事业唱赞歌。“那身姿,就像我/在井场间巡回穿梭,淡定而优雅/原本前世我们就缘定终生的/请不要停止歌唱啊/我们形影相随,耳鬓厮磨/那声音,也来自我的体内/我们张着喉咙,大声唱和/这感觉多美好啊,很多人说/采油树,采油姑娘/是碱滩深处最靓丽的景色”,诸如这首诗一样,诗人抒写石油的绝大部分诗里没有直写采油树、抽油机、输油管道,但诗歌的灵魂一直没有脱离油田这片土地,她的诗一直在石油、石油人、石油事业中徜徉。而突出的特点是:她的许多诗,都有个油田女工的影子,朴实、真实,没有矫揉造作。这是诗人本人的影子,可信可爱。她在“书签二”的第一首诗歌《采油树,采油姑娘》中体现最为明显,“书签二”里其他许多诗篇,也隐约可见油田女工、石油小伙子朴实的身影,甚或他们的爱情。
  阿蒙是个感情丰富的女人。我没见过她,说这话也许唐突。但她的诗歌就是她的心。我阅读她的诗歌就是阅读她本人,就是进入了她的心灵世界。“书签四——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中收录的七首诗歌(含组诗),看后也不禁令人泪水涟涟。玉树的地震、汶川地震,痛且长久,不仅痛在诗人的心中,更痛在全国同胞的骨髓深处。诗人以悲怆的笔触,讴歌了灾难之中、甚或死亡面前的人间大爱:“是我的母亲/用弯曲的脊背/破碎的肋骨/支撑起了生存空间的闸板”(《那些母亲》)母亲,代表着千千万万牺牲自己,保护儿女和他人的平凡伟人。这寥寥几句就勾画出母亲那代表人类普遍存在的伟大的爱和牺牲精神,在令人起敬的同时泪水也滚滚而下。但诗人并没沉溺于悲痛之中,她更想到作为一个诗人的职责和义务,她要唤醒沉痛的人们化悲痛为力量,自强自立:“因为生存,这样的细节/真实而直接/把所有可能的创伤/从他们身边迅速地移开/坦然面对,灾难走远/所有我爱的人们,快乐就好”(《细节》)“亲爱的母亲/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要告诉你/此刻的灾难里我毫发无损/我还要告诉你/母亲/我还活着/我也爱你”(《那些母亲》)。
  以现实为根据创作出来的诗歌,才能最大限度地满足和慰籍人的感官需求和主观快感。因此,作为同一个时代的参与者与见证人,任何诗歌文本都必须保证其描述的人类现实生活具有客观真实性和普遍性,也才能发挥最大限度的艺术效果,这就要求诗人对现实生活具有敏锐的观察力和高度的概括能力,并将其艺术地融入诗歌作品中。阿蒙创作的诗,除了情感的呐喊和呼吁,阿蒙似乎很少有反差或对比强烈的意象,那些叙述的文字在耳边呼吸、轻语,使你不自觉地随着她的感受走进诗意之中,一切都是娓娓的道来,很像流淌的河水或者流动的轻风,自然而然,余韵无穷。以生活反映生活,以客观展现客观。
  诗歌对现实生活的这种艺术再现,并不意味着优秀诗歌就必须是写实手法或者现实主义风格的产物。阿蒙也巧妙的运用虚拟、夸张、象征、拟人、借代、通感、幻想等手法来表现诗人所经历与观察到的身边的一切真实生活,并根据自己的个性,通过浪漫主义、象征主义、现实主义等流派来展现诗人自己的创作风格,从而阐述诗人对现实的认识和对理想的追求。“一开始,就要/把全部身心放进去,速度的/旋转。某个高度,隐现/召唤着,每个细胞/力量无穷大,感觉/越来越多,对我而言/那些小幸福,是流光溢彩的/无疑也是至关重要的/我一直激情似火/说出热爱,拥抱/所有美妙的,明亮的,温暖的/在过往和未来的/空间里,时光里/看见迎面遇见的某些人/我会笑出声来”(《状态》),这首小诗,就运用了夸张、拟人、借代、通感、幻想等手法,既有浪漫的风情,也有现实的真切,引人进入一种享受、快乐、奋进、爱意绵绵的幸福“状态”。
  
写着写着,就觉得自己的确还没有悟到阿蒙诗歌的精华,还没领会其诗歌的要宗;对现代诗歌的研习更是停留在略知一二,没有参悟到现代诗的高明之处,言之凿凿地啰嗦了许多,在诗人阿蒙和众多诗歌大家面前是班门弄斧,于自己是不自量力、妄自尊大。
但如果确有朋友从客气、鼓励的角度说那么一句:尚能读懂蛛丝马迹,我都将感激并不胜荣幸!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龙门杯,读书,征文,获奖,品展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