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本土作品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本土作品 >> 正文

胡竹峰:闲饮茶

【选读】

夜茶录

素瓷传静夜,芳气满闲轩。喝这款茶的时候脑袋里掠过陆士修的句子。

素瓷传静夜,是我的视觉,芳气满闲轩,是我的嗅觉。这一回,芳气的确能满轩,因为我们处在茶厂里。如果手中的玻璃杯换成白瓷盏,差不多就是斯时斯景的写实了。

素瓷传静夜一句静中有动,传字用得好,让人看得见衣影晃动的月下雅集。芳气满闲轩一句动中有静,满字也用得好,有余音绕梁之美。唐人作诗,哪怕即兴联句,也非同寻常。宁为鸡首,不为凤尾,文学上不争闲气,我倒愿意在唐朝做个二流诗人,我更愿意在先秦做个三流文章家,你们爱大你们大去。有些人喜欢大,读书读成了措大。《朝野佥载》说唐时江陵地区“衣冠薮泽,人言琵琶多于饭甑,措大多于鲫鱼”。抑或是一方水土的民族性,疑惑这一方水土的民族性。

一方水土一方特色,同样是茶叶,杭州出龙井,苏州出碧螺春,黄山出毛峰,信阳出毛尖,岳西出翠兰。如果用杭州的茶叶做毛峰,试试。如果用苏州的茶叶做龙井,试试。有没有人做过这样的尝试?恕我孤陋寡闻。但我知道,有人用岳西的茶叶做出了碧螺春。

清明回乡祭祖,喝到了岳西茶做出的碧螺春。我的感觉和翠兰不同,灵气里多了质朴。岳西茶制出的翠兰一味是灵气,仿佛少男少女,做成碧螺春后,成熟了,熟也不是人到中年的练达,而是三十而立的稳重。此茶喝到第三泡的时候,后劲上来了,翠兰虽好,但不耐泡,三开水已是残花败柳。我不忍心作践翠兰,一杯茶,只换两次水,不是浪费,实在是舍不得它露出败相。就像和有些人的交往,永远停留在熟人阶段,做了朋友,彼此难堪。

不知道他人怎么评价岳西翠兰,在我看来,其色第一,味第二,香第三。做成碧螺春后,色味香一时并驾齐驱,第二泡时香居第一,到第三泡,色又居第一,第四泡味虽是强弩之末,犹自能穿鲁缟。几番番座次轮换,这里有人情冷暖与茶道炎凉。

不记得有没有喝过苏州产的碧螺春,但我送过朋友苏州产的碧螺春。阅人无数,玩来玩去只剩下几个朋友,喝茶无数,喝来喝去只喜欢几款茶。

手中这杯碧螺春的叶底嫩绿明亮,黄灿灿仿佛清晨穿过树梢的阳光。

快午夜时,茶厂老板请我喝另一款茶——安吉白茶,我想起去年在天姥山畔喝过的福建白茶。

夜里,潇潇春雨在阳台上织出一阙宋朝的小令。我想象那雨从翠绿的竹叶上滴落,野径上石子洁白如卵,竹林里长出一根根青青的笋子来。听听那春雨,明天山头的兰花一定香得更净,干净的净。

补笔:

茶厂老板一名任德友,一名郑光富。

南宋有幅传世名画——《斗浆图》,浆也就是茶。

画中六位商贩围成一圈,右侧两人端盏饮茶,一人手捧盖碗凝神观望,左侧一人笑呵呵向盏内倒茶,身后一商贩躬身俯首用夹子拨弄炉灶,一手握长颈汤瓶,左侧第一位商贩,右手握盏,一手提装长颈容器的移动炉灶……

此画构图紧凑,气韵恬静,无作者,无题跋,画中人亦无名,那就不妨把其中一个叫任德友,一个叫郑光富吧。

2013-4-11,安庆,湖畔社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胡竹峰,闲饮茶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