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本土作品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本土作品 >> 正文

冯润青作品:零碎的思维







彩虹瀑布写意

白的瀑布

“瀑布半天上,飞响落人间”!是第一次见你,要我用怎样的心情来容纳你——惊叹,震撼,如痴,如醉。梦里梦外,愿化身飞翔中的一缕,你却用纤细的冰凉点醒我,让我只能却步于你的大美前。
你是静止,你是怒放;你是雄阔,你是纤柔。
仿佛成群的马,只见马儿昂首摆尾,拥挤着,厮咬着,奔腾而下;又似绸缎,从山石之间飘落,坠成堆落成练;水撞在褐色岩石,便飞花碎玉,如烟,如雾,如尘。
水本无色,是因为飞翔使它瞬间着色吗?这白的瀑布,白的水,白的雾,白的马,白的绸缎。
水本安静,是性情中隐藏着飞扬的一面吗?那么坦然那么自信地展开自己,迅疾地铺呈,让世界见证它独特的魅力。原来激昂从来不曾缺失,原来梦想从未缺位。心中有歌,适时高吟;心中有爱,悲悯众生。
我试图从不同的角度探清这瀑这山这水。度量你,审视你,膜拜你!却只见山静,水动,山不言,水独语。
有多少世俗的眼睛被濯洗?有多少冷冻的心扉被温暖?
想把至美藏匿于心,却发现这美是属于世间所有山的美水的美树的美草的美鱼的美人的美。
阳光晴美。天高远,蔚蓝。白的瀑布兀自舞蹈。那是活力四射的舞蹈。
白色是一切色彩的基础,包容兼纳,是起点也是终点。我愿意让我的生命以白色来还归于白色,如这白的瀑布,白中蕴涵苍茫无垠。
流连山水之间,体悟生命本源。

又见彩虹

我是慕着彩虹而来。有多少年没看见过彩虹?记忆太过遥远,虹离我遥远地挂在雨后老屋后山。梦中反复追寻,却只存留一些模糊的影像,一些斑驳的画图。
惊喜来自刹那。那抹彩虹悬在水上,一头饮着水,一头消隐空中。这么近的距离,真想涉水而近,去拍一拍它的头,看看是不是如奶奶所说,会有无数色彩斑斓的珠宝从彩虹身上纷纷落下。
这是不是曾经挂于我故乡后山的虹?我曾不止一次的问过我乡间的兄弟姐妹,问他们长大后可再见彩虹,他们面露诧异,然后犹豫地说,夏天雨后应该有彩虹,但好久都没再见了。是啊,大家都忙于生活,谁还会去留心雨后是否有彩虹。
这抹虹是要长久驻留在美丽的瀑布前吗?记忆中的虹都是长着脚,看见你跑来,它就走开,不远不近地与你隔着距离,使你只能远远地观望,不能靠近。
童年的彩虹曾经带给我多少绮丽的遐想!那虹是天使是青春是幸福是未来,它集全了一个孩子对世间所有美丽的憧憬。
这抹虹大约是被白的瀑布震撼了吧,留恋瀑布的美,愿意永远相依相偎?又或者是水的魂,在飞翔分崩离析后,沿着心的轨迹重新凝聚,幻化为虹,将最纯真的本性呈现在世界面前?
我真切地再见虹,心里流淌过一些甜蜜又忧伤的情思。
凡俗负累,一颗心在红尘中已是沧桑,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虽不能说超然物外,却是不惊不扰,倒是愿意永留一抹虹,绚烂心扉,让生活离梦想不至于太过疏离。




    碎碎光阴
  
喜欢阳光透过树林罅隙,喜欢阳光从山弯另一面投射而来,喜欢阳光洒在水面,波光潋滟。喜欢看碎碎阳光。我把这些碎碎阳光叫作光阴。
一路走来,我都在捕捉这些光影。这原生态的山水间,有原色的山原色的水原色的景原色的色原色的光原色的影。
看,阳光正透过树林,斑斑点点洒入林间,薄薄烟雾飘渺,光影如丝如缕,如扇打开如花绽放,那些尘埃烟雾飞翔着归于隐秘,那些绿叶黄叶红叶灼灼璀璨。迎面光影,眯起眼,就有无数的光圈浮游在眼前,似真似幻。
而现在,我走在山的阴面,阳光被山体遮挡,峰回路转,却见阳光正好从转弯处射来,一下子跌进阳光的怀抱,突然有莫名地欣喜涌上心头。
路上能看见很多水潭,落叶的树枝和未落叶的树枝零落地罩着水潭,阳光穿过树枝照在水面,一半阴暗一半光明,随着风,那些光影分分合合。水面开阔处,波光粼粼,折射出白色光点,一闪一闪,亮晶晶。
光阴是无形无质的,那些碎碎的阳光将光阴固定下来,仿佛光阴就可以触摸,可以熨帖,是指尖的一点绕指柔,是颈项的一丝绵软绸,那么轻那么软那么暖,化在心里浓不开的惆怅与喜悦。
穿过光阴,我迷恋这碎碎光阴的静美!

猴河峡谷及其他

猴河的水很清,清澈见底;河谷里的石造型奇特,巧夺天工;猴子崖奇峰挺拔,绝崖壁立;珍稀植被随意生长,密林幽深,隐约可闻鸟鸣泉吟。
那山上据说1948年以前有猴子,所以这悬崖这峡谷名里都带着猴字。猴山早已没有猴子,大约都跑去水帘洞向美猴王俯首称臣了吧。
猴山没有猴,腼腆的儿子附在我耳边,很神秘地说,他刚才听见山的深处传来一声猴子叫,那么急促那么尖锐的一声,他坚持那是猴子叫声。
或许这深山里还有猴子?就像龙潭里有龙,因此求雨每求必应。龙王庙里的烟火已息,只剩檀木被烟火熏得沧桑沉寂,一如猴山只有山没有猴,龙潭依然清幽,龙王神游何方?
沿着弯曲的小路慢悠悠地走。路边杂生的野花野果,都是熟悉的植物,甚至那些三三两两黄蜂也是熟悉的面孔。呵,熟悉的仅仅是外形而已,它们又何曾愿意与我来相熟。熟悉是属于双向的,双方长久浸淫其中的感触。曾经的事物,相知相识并相弃了,我只是与一些植物动物们似曾相识而已。
天很蓝,云很白,很白的云显得寂寞。娟说她在某一处出神地仰望它们,它们那么美,瞬息变幻,如沙画,抛洒之间,一双奇妙的手创造神奇的画境。我却只见天很蓝,云很白,空旷的蓝天中,几缕白云是那么寂寞。
寂寞也是人生吧。这么美的景致,成群的游人,四散开来,独自寻找自己的景。即使相同的景在不同人的眼里,也是有各自的体悟吧!就像这长长短短的人生里,各自参悟自己的心禅。我们注定是各自寂寞的过客,遇见,分开。
沉醉于瀑布、彩虹、林间的红果、石上黄花,一颗心里满满是贪婪,半日之间,恨不得连山水空气阳光一起打包回家,却最终都得放下。
天很蓝,云很白,很白的云显得寂寞。娟说她在某一处出神地仰望它们,它们那么美,瞬息变幻,如油画,抛洒之间,一双奇妙的手创造神奇的画境。我却只见天很蓝,云很白,空旷的蓝天中,几缕白云是那么寂寞。

我们注定是寂寞的过客,遇见,分开。

寂寞也是人生吧。这么美的景致,成群的游人,四散开来,独自寻找自己的景。即使相同的景落在不同人的眼里,也是有各自的开悟吧。就像这长长短短的人生里,各自参悟,各自修禅。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冯润青,零碎,思维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