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本土作品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本土作品 >> 正文

什么将我照耀

《什么将我照耀》跋


叶 静



在这个春天,总有一些事儿让我激动。刘腊华先生的大著《什么将我照耀》由九州出版社正式出版,必定是我最为激动的事情之一。

我与刘腊华先生交往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其时我们都在写诗。后来写着写着,我就转道了,腊华兄一如既往,他用他那不倦的诗笔,用他那不竭的诗思,写出了数百首为许多诗刊和报纸副刊所接受的作品,今天出版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读这些诗,心里温暖,肺腑舒爽,神情欢悦,借用他的书名“什么将我照耀”来回答,那就是诗的祥光瑞气将我照耀。

这祥光和瑞气来自诗人脚下的土地,来自至亲的人群,来自质朴的生活,也来自他空灵的诗思和敏锐的诗眼。

诗情入怀同春光入目给人别无二致的享受。收入这本集子里的诗作,绝大部分都是歌唱季节、关注乡人和感恩土地的,无论是一片油菜花、一峰秋草垛、一双老布鞋,还是一架水车、一头老牛、一刀腊肉;也无论是长江中的小孤山、乡音中的黄梅戏、棉田里的老母亲,还是插秧的汉子、汲水的女人、待嫁的新娘;更无论是埋坟的厚土、往来的乡渡、生菱的池塘,还是秋风板栗、松菌茯苓、茶市翠兰……诗人用发现的目光,用睿智的思索,用细微的探究,用独特的呈示,将我们平常的一些漠视对象化为刻骨铭心的再现。我们获得的都是真切的心灵感应和真实的情感抒发。记得诗人叶延滨说过,诗歌在各种文学样式中,有一个核心特质,那就是诗歌是诗人心灵的呈现,诗人不能把自己和作品分开,诗歌将赤裸裸地向读者展示自己的内心世界。如果哪一位读者读了这本诗集后,首先提到一个词:亲切,那么我要说,你和我有了心灵的契合。

同时,这本诗集里还有大量普通劳动者的剪影,是他们的形象令我们或肃然起敬,或自惭形秽,或亦步亦趋。这里有为木匠的父亲,有游走乡村的说书人,有老炊事班长和铸造工,有爆米花的老人,还有掘煤工、筑路工、勘道工、农民工、装卸工、汽运工、安检工等等,诗人无时不在用一颗同情之心、敬慕之心打量他们,照耀他们,定格他们。因为有了这种朴素的爱心,一些我们熟视无睹的劳动者的身影在这支燃烧着沸腾诗情的笔下,无不熠熠生辉摇曳生姿,仿佛使我们重温了那些古今经典,如《观刈麦》《卖炭翁》《蚕妇吟》,甚至使我们记取了聂鲁达的《夜晚的洗衣妇》……读读本集里这样的诗句:“他们的身影出现在哪里/ 哪里就成为一座车站。”(《车站,稽查员》)“这力量让我有足够的精力 / 指着他们的背影 / 向女儿介绍 / 正是这一茬茬庄稼 / 养育了我们的生命。”(《农民工》)试想,一个置身局外、心无所系的人,能写出这样的诗句么?诗人在我们这个小城里,在汽运公司繁忙的岗位上,用责任与使命、大爱与大恤、灵感与幽怀,写出了有别于那些无病呻吟、孤芳自赏的真正的诗作。

当然,收入本集中的作品,还有不少是写国学精粹的,写文化品位的,写艺术洞悟的,这就使得这本集子除了给人以土地、亲人、普通劳动者的亲切感之外,更加得到文化艺术审美的享受和传统国学精粹的引领。九首词牌诗,十二钗女子诗,加上一些富有古典意蕴的闲花漫草,绝不可以看作是题材和意象的点缀,而是诗思照耀下的完美闪烁和璀璨升华。

孔子说过:“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兴者,寄寓哲理抒发情怀;群者,交朋结友扩大世界。《什么将我照耀》捧读在手,不正是有着这样的效用么?作为较早的系统阅读者,我有幸识其“兴”而共其“群”,并遵嘱写了这篇后跋,在和畅的惠风中再次祝福刘腊华先生诗艺精进,诗友如云。



2014年3月28日于逗雨庐



(作者系著名作家,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安庆市作协副主席)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什么,将,我,照耀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