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本土作品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本土作品 >> 正文

青玉案文丛:不遇

作者:朱王芳 出版社:河南人民 定价:28.00元

内容简介

散文集《不遇》用清雅而淡淡感伤的文字,为我们娓娓道来自然、人生的草木、素锦、行走、暗香和闲情……文字充满浓郁的诗性色彩,洋溢着汉语之美。

作者简介

朱王芳 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岳西县作家协会秘书长,70年代生,现供职于岳西县安监局。

作品选读

紫苏,紫苏

从小生活在乡下,植物是我儿时最亲密的伙伴,它们或被扯回家喂猪,或成为治病的一味草药。这些怀着慈悲之心,能慰人间冷暖的草木,就这么不声不响地生长在平民百姓的房前屋后,堤岸坝边,素淡,寂静,不惊艳,不扰人。

小时候,我对于紫苏是不屑一顾的,它不能成为我的篮中之物,我也就视而不见,只知道家乡人叫它苏麻子。直到这个秋天,陪朋友在堤岸边溜达,一脚误入草丛深处。朋友说,你踩着紫苏了。

低头一看,一簇簇不起眼的植物,像穷人家女孩穿着黯淡的紫褐色衣衫,静默在风中。紫色的小花凋谢了,结着细密的黑色小籽,俯下身,嗅嗅,散发着药草的缕缕清香。紫苏,如同一个长相平庸的女子,却拥有一个优雅的名字,让人顿生怜惜。想想,在这纷繁的人世间,一株植物就那么长久地立在那儿,日晒夜露,望穿秋水。终于有一天,有人在不经意间,俯下身,与它四目相对,看见了它的娇容,闻到了它的体香,在脉脉对视的一瞬间,闪出动人的火花,想着人生能有这样片刻的喜悦,也不枉来此人世一遭。

那天,紫苏,恍惚在我的面前,如同多年前乡下的那个女孩,巧笑,娇笑着,奔跑在故乡的原野上。我隐隐有些嫉妒,因为这名字的优雅。朋友说,我觉得紫苏的名字,像仇英笔下的仕女,又或者是日本江户时代浮世绘的美人画。我说,我用这做笔名如何?他笑了,紫苏,早有人拥入怀中了。听后,我很索然,只怪爹妈干嘛给我取这么个毫不雅致的名字,听说许多读者第一眼就是看作者的名字,不吸引人的名字,拉倒吧。就像对待紫苏,我不是也曾如此么?

回来后,对紫苏一直念念不忘。朋友也写了一篇《紫苏》的文章,把紫苏比作梦中的情人。我呢,倒觉得紫苏就是我的一个旧友,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而又陌生。

查阅有关资料,才知道紫苏实在是一种如梦如幻的植物。两千多年前,中国最早的一部词典《尔雅》就曾这么描述紫苏:取(紫苏嫩茎叶)研汁煮粥,良,长服令人体白身香。这种功效直到今天仍具有强大的诱惑力,会让人对紫苏产生无限的遐想。

宋朝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中,也记载传古代的药草学家将紫苏视为神圣的植物,不洁之人必须保持距离,采摘者要身穿干净衣物,举办繁琐仪式后才可摘取。除了药用外,古人,还把紫苏用来做为端午节香包的填充物。

汉代枚乘在其名赋《七发》中即开列了“鲤鱼片缀紫苏”等佳肴,可见紫苏作为生鱼的指定调味品,从西汉时期就已开始。传说古代有一名厨,所做的鱼羹与众不同,不但肉嫩可口,还极鲜香,令人百食不厌。有人暗中观察,发现他做菜时总是放一些紫红色叶子,可上桌时怕泄露天机,将叶子全捞出,于是他的秘密被传播开来。时至今日,大约只有南方还有食用新鲜紫苏的传统,其他地方却难得有这种口福。

从未品尝过紫苏的我,好奇地问一生活在南方的朋友。朋友发来吃鱼生的图片,晶莹的碟,白嫩无暇的鱼片,紫苏叶放在旁边,红葡萄酒如绅士般立在紫苏旁。紫苏的一抹紫是那么醒目,如一朵盛开的高贵之花。这样的梦幻,这样的情调,我看了都有些微醉。朋友说,你能来,我一定请你吃鱼生。我说,明年春天,我也会在家乡采摘紫苏叶,做几道紫苏菜。尽管,那个对紫苏一往情深的朋友说,不忍食之,不忍食之。


夜来香

夜幕降临,月光下,露水惊醒了一群可爱的小精灵,她们睁开惺忪的眼,嘟着小嘴偷偷地比赛着吹小喇叭,花苞一点点膨大,先是探出一丝嫩黄,随后,绿色的花蒂如舞女的裙摆慢慢撑大,无数双小手摇曳着,黄色的花瓣伸展开来,小舞女们袅娜地伸展着柔软的四肢,舞蹈着,一场夜的盛宴徐徐拉开了序幕。

她的名字叫夜来香,一种只开在夜间的花,寂寞的花开,寂寞的凋零。

相传,她来自于天上,她因犯情戒被变为一种花,她是仙女,她美丽,她纯洁,但是她却只能在黑暗中开放。她只是在等待。她为她的等待盛开在无人的黑夜,她只为他盛开,她芳香四溢,但只是伴着睡梦中的人们……

夜来香是寂寞的,但她开得热烈,开得芬芳,独自风情,自得其香。

有些花,一生只开一次,只是不会绽开在阳光下;有些爱,一世只有一次,只是,却注定凋零在无人可知的心的角落里。

就如暗恋,就是一场一个人的欢喜与忧伤吧。

青春,如同少女那藕白手臂上戴着的翠绿手镯,清脆、明亮。一个女孩悄悄地暗恋上了隔壁的那个男生,还能清楚地记得那穿着白衬衫骑着单车从教室外匆匆而过的身影。暗恋,如早春枝头最先绽放的那几朵桃花,明媚而孤独。一场一个人的爱情独幕剧,喜欢一个人,却不能说出来,暗恋的青藤蔓延在你心里的每个角落,让你无处可逃。下课了,在操场上,她四处搜寻着他的身影,当他走过来时,她却赶忙撇过头,心中的鹿儿突突地乱撞。他是优秀的,她有点自卑,她想引起他的关注,她努力地学习,她的成绩突飞猛进,终于有一天,他俩的名字并列排在年级的排行榜上。那天,在教室的走廊上,他们不期而遇,细碎的阳光洒在他们脚下,他露出洁白的牙齿,朝她点头一笑,她也矜持地一笑,什么也没说。毕业后,他们再也没见过。那段少女隐秘的心事,就如那件珍藏在柜底的红嫁衣,虽然美好,却再也无法穿起。

所有的暗恋,绸缎一样光滑的暗恋啊,只是它终究也抵不过时光的裁剪和遗忘。想着遗失的那些美好,那个骑单车的男孩,那个望着窗外独自忧伤的女孩,随着流水一去不复返,再无行踪可觅。她们都消失在了那些时光中,再也寻不回了吗?

夜凉如水。夏夜里的萤火虫飞来了吗?只有萤火虫曾经读懂过她的心事,让她露出幸福的欢颜。那些夜来香可在等待啊,寂寞地等待。

多少时光禁不起等待!

他为了她痴守一生,她死了,他仍不娶,孤身一人。这就是人间四月天的传奇。林徽因死后多年,一天金岳霖郑重其事地邀请一些至交好友到北京饭店赴宴,众人大惑不解。开席前他宣布说:“今天是徽因的生日!”顿使举座感叹唏嘘。金岳霖对林徽因的至情深藏于一生。一个男人为了一份明明知道没有结果的爱,默默地守候一生,这该是怎样的情怀。

不是所有的爱情都如阳光下的玫瑰噼噼啪啪的盛开。窗外,暗香浮动。只有夜来香,这个小精灵才能配得上夜的安详与静谧。细嗅着阳台上这盆夜来香,一朵朵小花,如一张张娇媚的脸,或沉思,或忧伤,或喜悦,她们多像金庸笔下的那些古怪精灵的女孩啊,郭襄、阿紫、公孙绿萼……她们都暗恋着心中的大英雄,或孤独一生,或早早凋零……

爱,不需要什么理由。只要曾经美好过,只要曾经爱恋过,这就够了。总会有一些花儿向往太阳,也总会有一些花儿衷情月亮。不管怎样,它们都听从于内心的呼唤,花儿开了,就好。要的是开花的过程,而不是开花的结果。

寂寞开放的夜来香啊,谁能识君心?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青玉案,文丛,不遇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