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本土作品
您的位置:首页 >> 龙门读书 >> 本土作品 >> 正文

青玉案文丛:平园野语

作者:汪一平 汪乐园 出版社:河南人民 定价:25.00元

内容简介

《平园野语》是一部父亲与捡来的女儿的作品合集,收录的文章主要以散文、随笔为主,也收有诗词。父亲的作品居多,为了纪念这段特殊的父女情,选收有女儿的20篇散文作品。作品用朴实而真情的文字,诉说着浓浓的亲情、友情、乡俗……

作者简介

汪一平,笔名岳青,1955年出生,小学高级教师。安庆市作家协会会员,1989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安徽教育报》、《散文百家》、《语文周报》、《山东法制报》、《安徽日报》、《安庆日报》、《上海大众卫生报》等发表作品,有作品分别被收录在不同的集子。

汪乐园,女,1988年出生,安徽安庆岳西人,媒体记者。安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在省、市、县报刊发表作品100余篇。


——序《平园野语》 储劲松

昔有桐城父子宰相,青史盛事也;今有岳西父女文集,人间雅事也。

我与汪一平先生相识久矣。二十年前,我还是一个意气风发的青皮少年,受古籍时风濡染,发愿当一个作家。闲暇时,四处寻找文学前辈和同道,逛山看水,喝酒清谈,拜师学艺,切磋文技。有一年春天,山野里的三桠花开得正好,我与散文家叶静、新闻界名人王昭先兄二位先生相约了,第二天一早就去青天拜访一平先生。其时,一平先生的散文已经小有名气,是我仰慕的本土作家之一。
一平先生的家,青山环围,溪流绕屋,兼有桑田果木菜畦点缀田园,风景甚美。翻山过埂到得府前,一平先生正在弯腰修筑门前道路。见有客来,放下锄头,搓手拍掌,嘿笑迎前,侧身让路,请进书房,奉上香茶,全是旧时乡间待客恭谨周到礼数。我们在他的书房里找书读,一平先生静坐一旁,笑意盈盈,又默然无语,“讷讷若无言者”。二十年了,无论做客做东,无论相逢何地,其谦谦君子之风,忠厚长者之量,始终如一。

那天,一平先生的夫人汪妈恰好归宁父母,他带着二子一女在家。午饭是他领着两个公子做的,丰盛得很,摆满了厨房里的旧式八仙桌,萝卜烧肉一道,其甘香至今仍留齿颊。美酒自然是有的,他们家男妇老幼,至少都有半斤朝上的酒量,叶静先生和一平先生连杯痛饮,我和昭先兄闻酒即醉,浅尝辄止,只管夹菜吞饭。
那年,一平先生的小女儿乐园不过三四岁,还是个未脱怀抱的稚儿。小孩子家的天性,家中来了客人总是欢喜,记得她端着一只小碗,在桌子边上转来转去,叽叽喳喳像只小百灵鸟儿。昭先兄摸了摸她的头,对我挤眉弄眼,我突然明白过来:她就是一平先生夫妇抱养的那位小幺妹。其模样神态,正如一平先生在文章中所写:“迎面跑来一个小女孩,矮个儿,圆脸儿,大眼儿,黄毛儿,长得天真、活泼、机灵、可爱。”(《平园野语·捡个女儿倒伶俐》)舐犊之情,溢于言表。
记得我当时也摸了摸她的头。不曾想到的是,日月流转十八年后,大学毕业已出落成窈窕淑女的乐园,成为继承乃父“衣钵”的颇有创作潜力的作家,成为一个以新闻为业的记者,更不曾想到,她竟与我成为同事。

善行者自有善报,抱来的女儿成为贴心的小棉袄,乐园深铭父母的育养之恩,年近六旬的一平先生夫妇,也因为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女儿”脸上有光并平添许多天伦之乐。乐园后来这样写道:“爸爸,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做你们的女儿!您和妈妈捡了一个女儿,而我沾了大便宜,捡了一个好爸爸,还捡了一个好妈妈。”(《平园野语·捡来的爸妈》)读来叫人眼湿心热。人间善道轮回,恩恩相报,情情相续,自是毫厘不爽。
我想,可以送两块匾额给一平先生,其一书“晴耕雨读”,其一书“师表世家”。汪家一门三代,出传道、授业、解惑者六人,青天地片上,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汪家的学生,汪家是名副其实的教师世家。青天民风古朴,人文淳厚,不无汪家言传身教的浸渍之功。在校执教鞭站讲台,归家握锄头点瓜豆,白天校园教书育人,夜晚家居读书写作,一平先生其德可慕,其人可师,有古君子风。其女乐园,秉传家风,承袭家训,尚好诗书,文才可嘉,善良可爱,温雅端丽,可谓青出于蓝。

南朝鲍照诗云:“直如朱丝绳,清如玉壶冰。”宋司马光又说:“只疑玉壶冰,未应比明洁。”皆用玉壶冰喻人之操守品性高洁清白。雨夜读汪一平、汪乐园父女文集《平园野语》,眼前浮现他们二人良善容态,我以为,无论是做人还是作文,惟有“清如玉壶冰”一词可以概之。试读更觉得此词十分妥帖:
“冬夜,我坐在南窗下,看到一弯新月宛若姑娘的明眸,在深沉地、新奇地闪烁。一片流云飞过来,要把星光月色遮住,但,夜风稍稍一吹,便又烟消云散,恢复了夜空的本色。”(汪一平《斜月悬窗》)
“每当白露即至,蝉声绵软,父亲才得一回空闲,回家来帮母亲收获一两日玉米、稻子或是高粱。傍晚,放学回到家门前,父亲和母亲正在玉米地里辛勤劳作,即将成熟的玉米,散发出诱人的清芬。”(汪一平《足踏白露》)
“夜,是留给心灵探路的时间。面对这样静好的美景,何不静下心来,远离尘嚣,驻足睡莲池边,梳理内心的情感,坦然地面对一切,愉悦于生命中的点点滴滴?”(汪乐园《浮世一朵莲》)
“奶奶正如这满地的地雷花一样,她是寂寞的。她的寂寞,也无人能听懂。只有借着花香,把心事诉说给天边的爷爷听。地雷花哑默在风中,一如奶奶的哑默。她的内心,是一颗无人再能引爆的地雷。”(汪乐园《地雷花》)

他们的文章,大体是山中野花、林间竹笋,是溪涧流水、峰峦云霞,自然妥贴,天成无饰,几无作的痕迹,与他们的行事为人一般无二。除此,一平先生的文章厚实平缓,静水流深,如烟云汇聚,从容得好;乐园小妹的作品跳脱清新,韵雅可人,似百合初放,静美得好。一平先生是我文学前辈,积数十年功力,文章自是越写越老辣;乐园小妹则是初露锋芒,假以时日,若肯用功,文章前程当是不可限量。
忽然又想起那年初访一平先生时的一个场景:站在他们家门前的稻床上,叶静先生曾指着门前的两座青山,对我和昭先兄说:“汪一平家面对笔架山,他们家必定出文人。”是也。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青玉案,文丛,平园,野语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